back

검색

[UDC Report] 对妈妈说,玩游戏能够赚钱

[UDC2019 Report]-8 2019年大韩民国金融界掀起了一阵“游乐场”狂欢,即所谓的“沙盒(sandbox)”。“沙盒”一词来自游乐场为了避免孩子们磕碰而在地面铺上沙子的做法,这样即便摔倒也不会像水泥地面一样受伤。因此,“沙盒”被用来指金融圈为各种新技术和制度提供的测试机会,经常和“规制”一词连在一起使用。 虽然说是游乐场,但事实上,“沙盒”只有沙子。小时候最好的玩具就是沙土。用玩具玩的时候,孩子们只能按照玩具的用途去玩,而只要有沙土,孩子们就能发挥无限的想象力。《模拟人生》(The Sims)和《我的世界》(Minecraft)等游戏就像一片游乐沙地,在限定的空间里给予用户无限的自由,激发用户的能动力、想象力和创造力,构建新的世界。这样的游戏被叫做“沙盒游戏”。 沙盒游戏赋予用户神一般的地位。用户可以建大楼、使用道具组合创造出新的物品。在《我的世界》中,用户可以制造出3D像素的物体、设备、消耗品、坐骑等各种物品道具。在以西方城市为背景的模拟游戏《模拟人生》中,用户可以调整建筑外墙的颜色和石柱的形状等,搭建一个韩屋或韩式住宿楼。广大用户们在游戏中创造出了远超游戏开发者想象的新故事模式。 被困在沙盒里的创造物 沙盒游戏虽然满足了用户的创造欲望,但却有着一个致命的局限性——在沙盒中创造的东西无法被带到游戏之外。因为无法带到游戏之外,人们花费在游戏上的时间和创意就会被埋葬。虽然用户之间也会在线上交换模式,但却无法通过出售模式赚钱。因为用户创造的内容没有保存在中心化游戏管理者的数据库中,用户对创造物的知识产权(IP)完全无法受到保护。 2000年代中期出现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也在一定程度上带有“沙盒游戏”的性质。人们在虚拟的世界中与他人互相作用,组合道具,创造新的故事。用户通过投资时间获得珍稀道具,开始进行活跃的经济活动。俗话说,需求是发明之母。一开始用户并不能把游戏中获得的道具带到游戏之外,但渐渐地,用户开始把自己在网络世界上的劳动成果转化为现实世界的经济价值,开始使用游戏中的道具和游戏币进行变现。 在NCSoft开发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天堂》(Lineage)中,珍稀的游戏道具就在线下实现了活跃的现金交易。一款叫做“执行剑”的道具在2010年曾以1亿韩元的交易价格被出售。在其他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中,道具交易也非常活跃,甚至因此产生了专门进行游戏道具交易的中介网站。 然而,对于这种意外衍生的外部经济,游戏公司不可能放任不管。游戏公司设计出了收费道具,鼓励用户花钱购买更好的道具,就是开发出所谓的“付费道具”向用户出售。用户在网络游戏世界中为收回劳动代价而创造出的道具交易市场,就这样被游戏公司变成了一种商业模式。 数字资产开始向NFT转变 "他们建造楼房和公园,创造出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东西。唯一不同的是,这些都不是真实存在的,街区本身并不存在,只是写在纸上的计算机图形规则,他们只是通过光纤网络向全世界公开的软件碎片而已”。《雪崩(Snow Crash)》1992年 人们将脱离现实世界的游戏世界称为假想的虚拟世界(Metaverse),就来自美国科幻小说作家尼尔·斯蒂芬森 (Neal Stephenson)的这部小说。像小说中的故事一样,用户在虚拟世界中创造的东西都是只存在于软件上的碎片。沙盒游戏的创造物和用户在游戏中的劳动活动都掌握在游戏开发公司的中央权力之下。 但现在,与现实世界一样进行社会、经济活动的三次元虚拟空间正尝试通过“NFT(Non fungible toke, 非同质代币)”走出虚拟世界。Dunamu的宋治炯(音)主席在2019年9月4日举行的Upbit开发者大会(UDC)上曾表示,“为实现区块链的差别化价值,业界围绕价值的保存、转达和共享进行了各种尝试。目前业界主要以NFT为中心,进行了大量涉及知识产权(IP)的新尝试。可能因为人们最熟悉的NFT就是 ‘云吸猫’这款游戏,所以围绕NFT的尝试主要集中在游戏领域”。 将游戏中的限量版道具、角色、收藏品等非同质物品变成代币的NFT因为具有稀缺性,因此被赋予了固定价值。宋主席提到的“云吸猫”作为一款基于以太坊的游戏,用户可以在游戏中让不同外形的猫交配产生新猫,每个人的猫都根据以太坊开发标准ERC-721转化成代币,具有固定的识别身份,无法复制,而且猫的所有权和交易记录都保存在区块链中,无法伪造。这样一来,通过交配创造出珍稀猫种的用户就可以把猫出售给其他用户,进而获得以太币(ETH)。由于以太币可以在交易所兑换成法定货币,这就意味着,用户可以用数字猫进行金钱交易的时代已经到来。 通过NFT,用户可以对虚拟财务拥有完整所有权,因此就可以利用在网络游戏中付出的劳动获得报偿。“云吸猫”引领的利用ERC-721将数字资产转化成NFT的做法,使区块链游戏拥有了实现经济功能的可能性。 NFT使游戏资产走出游戏,进入现实世界 区块链游戏《沙盒进化》(the Sandbox)与《我的世界》一样,是一款基于UGC(用户自主创造内容)的游戏。用户在游戏中直接通过搭建3D立体方块创造大楼、虚拟形象、座驾或地形、雕塑等事物,并可以赋予能力值,这些创造物可以利用只允许发行一次的ERC-721或者可复制的ERC-1155标准变成代币,用户可以在网络交易市场中交易这些物品,从而将其转化成资产,获得收益。 就这样,网络上的劳动和财物通过NFT和加密货币这样的媒介,走到了游戏之外的现实世界。开发出增强现实(AR)版大富翁游戏《Mossland》的Reality Reflection公司总裁孙宇蓝(音)在UDC2019上表示,“区块链使用空间最大的领域之一就是数字领域的记录和所有权证明”,“还没有被人们当成资产的东西,以及人们为此付出的努力和时间,都可以被赋予意义”。 《Mossland》利用NFT发行虚拟世界的建筑,虚拟现实中的建筑通过“Mossland:The Auction”服务进行竞拍。职业玩家洪榛浩的参与,使“The Auction”名声大噪,并创下了全世界DApp的最高交易量记录。在Mossland在今年年初推出的《The Hunters》游戏中,建筑物和地标都通过GPS地图显示,用户可以通过GPS寻找地标。 将虚拟世界和区块链融合在一起提供虚拟现实服务的网络虚拟现实三维虚拟世界游戏《Decentraland》也是一款类似《Mossland》的游戏。《Decentraland》将土地资产变成NFT,使用户可以在游戏中进行与现实世界中一样的房产交易。土地被转化成ERC-721代币,购买相应土地的人被赋予土地所有权,可以从事经营和建设等活动。用户通过游戏自主发行的加密货币MANA进行交易,土地的所有权和转让记录都记录在区块链中。区块链可以使用户在虚拟世界中进行和现实经济社会中同样的经济行为。 NFT使人们走出现实世界,进入游戏世界 人们还可以将现实世界中存在的有形价值搬到游戏中,变成虚拟资产。在UDC2019上亮相的Superbloke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FC超级明星》的区块链足球卡收集服务。用户可以在《FC超级明星》中搜集以现实中球员实际比赛记录和信息为基础制作的角色卡,并使其不断成长。因为使用了现实中的球员角色,因此该服务与相关足球俱乐部签订了保护知识产权的IP协议。用户可以使用角色与其他用户进行足球比赛,也可以把成长起来的选手角色变成数字资产。Dunamu的区块链子公司Lamda 256计划为该服务提供技术咨询和Luniverse平台,并帮助其搭建NFT网络交易市场。 使用NFT将区块链与游戏结合起来,可以赋予虚拟世界中的物品以价值,人们可以通过NFT摧毁横亘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高墙,赋予以往无法被视为资产的游戏道具以经济价值。NFT可以成为“联通你(虚拟世界)和我(现实世界)的桥梁”。 ※这是一份9月4日-5日在仁川君悦酒店举行的“2019年Upbit开发者大会(UDC)”整理报告。整个报告内容在https://static.upbit.com/reports/udc2019_report_cn.pdf。UDC 2019演讲视频与发表资料可通过 https://udc.upbit.com/program/detailed_program 查看。系列整理报告在Upbit的赞助下完成。 1. 用户关注的是Kakao,而非互联网本身 2. 与钱有关的用户体验需要稳定性!要消除波动性 3. 为实现扩展性,可以放弃区块链? 4. 最后的浪漫主义者,等待以太坊2.0 5. 知名博主成为“博客乞丐”的原因 6. 你的数据就是资本 7. 不经过腐败的政府和银行,而是一对一提供帮助 8. 对妈妈说,玩游戏能够赚钱 9. 当区块链被赋予艺术的名字 10. 政府应放开投资,而非允许投机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