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UDC Report] 不经过腐败的政府和银行,而是一对一提供帮助

[UDC2019 Report]-7 2010年海地大地震曾导致30万人死亡。当时美国红十字共募集到5亿美元(约合6000亿韩元)基金。红十字宣布,这些资金全部用于人道主义救助,并分发给了其他地震救助机构。但事实却非如此,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莱斯利(Chuck Grassley)对红十字的海地救助项目进行了一年多的调查,发现在美国国民捐出的5亿美元中,有40%被用于红十字的内部经费开支。 韩国也是一样。大韩红十字以地震灾后重建的名义向韩国国民募集了91亿韩元善款,其中真正用于救助的却只有12.84亿韩元。在当时的国政监察中,大国家党议员金命顺爆料,大韩红十字会对剩余的33亿韩元进行了定期存款。不只是红十字会,其他救助机构具体如何使用捐款,人们也无从得知。 人们的捐款不能被用于既定用途,在中间负责传达这些捐款的救助机构需要负最大责任。他们的道德让人质疑。海地地震时,前往开展救助活动的100多名韩国医疗服务团成员在当地下榻在高级酒店,在他们为救助募集的12亿韩元基金中,有4.4亿韩元用于支付机票和酒店住宿费用。 配送费为何如此昂贵? 在救助领域,区块链技术正在受到瞩目。因为区块链的透明和可信性能够弥补捐赠过程中的这种问题。区块链可以记录并储存人们以加密货币或现金捐出的基金信息,如果善款被用作不正当用途,将会留下痕迹可供追踪查实。在区块链上,只有在得到所有相关成员的同意之后,才能汇款,因此很难发生少数人侵吞捐款的情况。 加密货币交易所Binance向人们展示了使用区块链捐款的案例。Binance旗下设立慈善基金会BCF(Binance慈善基金会),通过区块链以加密货币的形式接受捐赠,并直接将需要的物资传达给受赠者。捐赠和资金使用明细实时公开,被评价为大大提高了捐赠的透明度。 即便中间人没有猫腻,也不代表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在把善款传达给捐款受赠人的过程中,还会产生汇款手续费。原本以大米、玉米等物资为主的捐赠活动最近正朝着现金捐赠的趋势转变。比起一时性的物资支持,大部分人道主义机构更倾向于提供可持续的现金支持,即使用现金转账(Cash Based Transfer)的方式。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每年募集的捐款规模约达5万亿韩元,其中用于货币兑换的手续费多达5%(约合2500亿韩元),还存在汇率风险。此外,难民救济组织在转移现金的过程中,还会遭遇很多意料之外的风险。开往约旦难民营的救济基金运输车就经常遭到恐怖组织等势力的攻击,导致现金被抢。 加密货币几乎不产生手续费,可以将捐赠的金额如数传达给受益者。而且,使用加密货币可以把有时长达数日的汇款时间缩短到几秒钟。只接受比特币捐赠的非营利组织BitGive的创始人科尼·盖里皮(Connie Gallippi)曾说,“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个地方,都可以1对1向贫民提供帮助,中间没有腐败的政府,也无需银行参与”。 "约旦难民营无需设置多个账户” 联合国粮食计划署(WFP)正积极利用区块链的这种优势向难民提供救济。WFP在2016年推广的“Building Blocks”项目就利用分布式账本数字技术,不通过中间人,直接把捐赠基金传达给受益人。迄今为止,该项目已经向10.6万约旦难民援助6300万美元。 "Building Blocks”使用区块链的方式很简单。首先,该项目向每个受益者提供了一个类似电子邮箱地址的区块链地址,然后由人道主义组织直接将现金援助转入这一地址,还可以确认受益人的受捐记录。这种直接将基金转给受益人的方式不会产生不道德的中间人和汇兑问题,同时也解决了汇款手续费的问题。使用区块链转账大大缩短了以往最长需要3周的转账过程,节约了100万美元以上的费用。 通过区块链提高捐款使用过程的透明度,同时还解决了以往人们没有意识到的其他问题。为约旦难民营提供援助的人道主义组织一共有45个左右,这些组织使用的银行各不相同。难民们在需要医疗、教育、法律等方面的救助时,需要自己到处打听信息。为了从不同机构获得救济款,他们还需要在不同银行开设账户。若想获得约旦难民营所有救助组织的救济,至少需要办理4~5个银行的账号和银行卡。此外,这里还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由于各组织之间没有进行信息交流,运气好的话,一个难民可以从多家组织重复获得救济。 "Building Blocks”的技术提高了援助效率。在约旦沙漠难民营,难民无需使用多张银行卡,只需要通过虹膜识别系统扫描自己的ID,就可以使用账户内的余额进行交易。“Building Blocks”项目将救济金发放到统一的难民ID中,不用通过多家银行。难民通过物资形式的CBT,可以直接购买需要的商品或服务。从长远来看,相比实物援助,CBT能够保护难民的尊严,并促进地区经济发展。 最早提出“Building Blocks”项目创意的WFP新兴技术负责人侯曼·哈达德(Houman Haddad)在2019年9月5日举行的Upbit开发者大会(UDC)上表示,“在多家组织同时对一个难民提供援助时,可以发挥区块链的中立性。Building Blocks既不是我们的系统,也并非多方交互系统,而是一个中立的系统。在这个中立的空间中,多家组织可以通过合作解决难题”。 通过区块链记录的信息,可以避免重复救济,找到真正需要帮助的对象。“Building Blocks”区块链隐去难民的重要个人信息,只以加密的形式记录难民的性别、年龄、病例等开展难民救济的必需信息,人道主义组织可以根据这些信息确认提供的救济类型。货币和信息的控制权从少数人手中转移到了网络上的所有人手里。 区块链ID挽救难民 在区块链上记录难民的信息,可能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这样一来,反对难民的恐怖主义组织也可以登录公共区块链获取相关信息。另外,敏感的个人信息也存在被恶意使用的危险。联合国难民署(UNHCR)通过对难民进行随机编号来掩盖难民的实际身份信息,但这种方法虽然保护了难民的个人信息,却无法让人知晓相关难民所需要的救济类型。 救济组织需要的信息并不多,只需要知道救济对象是否有孩子、是不是老人等功能性数据就可以开展救济工作。因此,“Building Blocks”等项目通过散列法把这些信息上传到私链中,解决了这些问题。举例来说,对于ID为34566的难民,只需要通过散列法在区块链中上传该难民“是有个不满5岁小孩的20多岁女性”的信息,就可以在保护难民身份的同时,为救济组织提供充分的救济需求信息。 对于难民来说,ID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全世界有11万难民正因为无法确认身份而备受煎熬。有些难民会失去原有的身份证明文件。很多从叙利亚越境涌入德国的难民没有从本国带去任何证明身份的文件。在平均长达15年的难民生活中,他们需要通过结婚、就业等社会活动,不断为证明自己的身份作出努力。在难民营诞生的生命占了难民的20%,而这些由没有身份的难民生育的孩子也需要经历与父母一样的过程,他们不能投票,也不能享受教育和医疗惠民政策,成为实际存在却没有社会身份的黑户。 没有身份证明的人,金融交易也难以进行。想要获取救济,就需要在银行开设账户,但没有身份证明的人很难拥有银行账户(事实上,不仅难民有身份证明问题,伊斯兰教国家的女性也没有社会身份,他们只能通过丈夫、儿子或兄弟等男子的账户使用金融服务)。使用基于区块链的身份证明,难民可以直接领取救济金,可以进行汇款、支付、结算等活动,并可以进一步使用储蓄、贷款等金融服务,相当于为难民提供了经济自立的基础。 "这是应该做的事情” "Building Blocks”项目还在测试阶段。若想在救助项目中推广使用,需要人道主义组织一起合作。但是,哈达德负责人表示,现在还有很多组织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存在误解。而且,加密货币的价格本身还在大幅浮动,还有些国家干脆禁止使用加密货币。不过,他仍然满怀信心。因为“Building Blocks”项目已经证实了在难民救助项目中引入区块链技术的可行性和卓越效果。哈达德负责人在UDC2019专家分会场的演讲中强调了这一情况。 "身份问题需要多个主体合作。但是,区块链是一种新技术,围绕区块链有着很多不同看法,现在人们对待区块链的态度还很谨慎。有人列举出区块链的缺点,质问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用于人道主义救助。有人指责,我们已经为搭建传统的人道主义救助系统花费了大量金钱,现在为什么又要创造新的系统。但我认为,如果新的投资能够节省费用支出,那么我们就应该去做”。 ※这是一份9月4日-5日在仁川君悦酒店举行的“2019年Upbit开发者大会(UDC)”整理报告。整个报告内容在https://static.upbit.com/reports/udc2019_report_cn.pdf。UDC 2019演讲视频与发表资料可通过 https://udc.upbit.com/program/detailed_program 查看。系列整理报告在Upbit的赞助下完成。 1. 用户关注的是Kakao,而非互联网本身 2. 与钱有关的用户体验需要稳定性!要消除波动性 3. 为实现扩展性,可以放弃区块链? 4. 最后的浪漫主义者,等待以太坊2.0 5. 知名博主成为“博客乞丐”的原因 6. 你的数据就是资本 7. 不经过腐败的政府和银行,而是一对一提供帮助 8. 对妈妈说,玩游戏能够赚钱 9. 当区块链被赋予艺术的名字 10. 政府应放开投资,而非允许投机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