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UDC Report] 浪漫主义者,等待以太坊2.0

【UDC2019 Report】-4 在人们需要为生计发愁的时代,浪漫早已被宣判死刑。浪漫主义只适合于富足的时代。那么,区块链的世界也有过浪漫吗?稍早的时候确实如此。那时区块链甚至成为了浪漫和理想的象征。“去中心化(Decentalized)”更像一个充满魔性的单词,似乎能够解决现在所有的矛盾和问题。只要有人做出与去中心化相悖的举动,就会被视为区块链的“叛徒”。 2018年,加密货币市场迎来了冬季。“冬天来了(Winter is comming)”。浪漫元素开始消失,业界刮起了现实主义的残酷风暴。整个区块链业界进入了“直面现实的时间”,去中心化、安全性、扩展性无法同时满足的“区块链三元悖论”支配着整个市场。头脑灵活的(求生欲强的)新项目开始毫不犹豫地放弃三大元素之一。企业型区块链、反向ICO、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通过交易所募集资金)、减少节点数量等主题的出现,宣告着浪漫主义已死,区块链进入了生计时代。 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总有一些奇怪的人,即便饿着肚子,也仍不放弃梦想。在区块链的世界也聚集了一群这样的人。他们乐观地认为,解决区块链三元悖论虽然需要时间,但并非不可解决。 哦,大家不要误会。他们并不是利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人工智能(AI)算法,号称可以向投资者返还N倍利润,或者号称项目已经实现100万TPS并完美克服了三元悖论,想要借此大骗一把钱财的骗子。不同于那些一年也不会更新一行代码的项目,他们聚在一起每天都在努力按照彻底去中心化的方式进行程序开发。不过,在这个混乱的时代,他们也无法完美防御认为只凭梦想无法生存的现实主义者的进攻。在理想不断被现实吞噬的人类历史中,他们的梦想果真能够实现吗?这里说的就是2019年10月市值总额排名行业第二的以太坊。 自动售货机与墙砖的邂逅,奇怪的玩具 区块链生态的创始人是中本聪 Satoshi Nakamoto)。他创造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之后,成了去中心化组织的核心。问题在于,比特币只具备数字资产的性质,没有任何服务的概念。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在的区块链平台中会出现各种DApp。最早解决这个问题的人是以太坊的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他为搭建分散是区块链平台而提出了“自动售货机”和“墙砖”的概念。 所谓“自动售货机”原理,最早是由研究去中心化的尼克·萨博(Nick Szabo)提出来的。萨博利用人们通过自动售货机购买饮料时只需投入特定的金钱,饮料就会自动掉落出来的概念创造了“智能合约”。他相信,通过像自动售货机一样的程序,可以实现生活中合约的自动化。这为人们无需经过高信誉的中间人、由当事人直接进行交易打开了道路。 不过,只有自动售货机,并不能保证安全。如果有人通过编程偷偷修改合约中的条件,就会出现大的问题。这样的话,还是使用传统的中介进行交易更加安全。为解决这一问题,布特林在“自动售货机”的基础上,增加了“墙砖”。在墙砖上刻下无法伪造、修改的记录,不仅可以解决安全的问题,还可以同时强化智能合约的优点。利用这一概念,他在2014年创立了通过ICO募集到3.1万个比特币(BTC)的以太坊。在一般人看来,就像是个奇怪的玩具。 第一次挫折,一分为二 ICO之后,以太坊快速占领了业界。不同于比特币,以太坊使用可以反复运算的“Solidity”语言,保证了图灵完备(Turing Completeness)。在当时的以太坊社区,人们会对几乎所有去中心化项目进行讨论。于是,获得信心的以太坊阵营通过ICO推出了“THE DAO(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项目,募集了约1.5亿美元资金,创下了当时最大的募资规模。以太坊阵营的理想是通过“THE DAO”建立一个“没有主人的公司”,在“THE DAO”内部,所有业务都通过代码进行,没有地址,也没有经营管理人员。他们之所以相信这样的组织可以运转,是因为参与者可以通过“DAO代币”获得报偿。 然而,“THE DAO”在2016年6月被人利用递归调用漏洞(Recursive Call Vulnerability)进行无限转出,因为黑客攻击损失了大约360万以太币(ETH)。黑客发现可以利用递归调用攻击智能合约中的“splitDAO(以太币转出命令函数)”。递归调用是调用自己后再次调用自己的反复工作的方式。黑客在利用漏洞更新补偿前提取DAO代币并将该过程设定为无限反复。讽刺的是,可以反复运算的特点反而成了遭受攻击的原因。 发生这起事件后,以太坊不得不升级更新系统,修补漏洞。一开始,以太坊打算使用不产生新链的软分叉方式,但因为这种方式仍旧存在安全漏洞,最终以太坊决定选择硬分叉。但在当时,通过硬分叉将区块分开还是一个极其陌生的事情,因此遭到了很多反对。最终,转移到漏洞得以修补的升级版本中的人选择了现在的以太坊阵营,而那些认为区块分链违反去中心化精神的人留在了“以太经典(ETC)”阵营。这是以太坊经历的第一次挫折洗礼。 第二次挫折,区块链难题的根本 区块链分叉后,以太坊又遇到了新的问题。而且这次的问题无法通过分叉解决。这就是业界尚未解决的“扩展性问题”。早在“THE DAO”攻击发生之前,以太坊社区就意识到这一问题,并发布了长期项目“Casper”,但不料问题很快就出现了,令人措手不及。为保障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并提高效率,Casper提出了一种新的权益证明(PoS)模型,替代以太坊传统的工作量证明(PoW)算法。 2017年末出现的“Killer DApp”——云吸猫(CryptoKitties)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索。在当时,“Killer DApp”专指区块链平台下足以吸引大众参与的服务。“云吸猫”原本是备受期待可以正面发挥作用的“Killer DApp”,而且属于区块链最容易进入人们实际生活的第一大领域——游戏领域。但令人意外的是,这款DApp几乎令整个以太坊平台彻底崩溃,成了名副其实的“杀手(Killer)”。 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是以太坊生态中用作手续费的“Gas”。以太坊为矿工在区块链上进行的数据计算行为提供Gas作为佣金,而“云吸猫”每次运算都会消耗Gas,于是就出现了数据计算成本比传统中央化服务更高的问题。巧合的是,“云吸猫”发布的时候,恰逢加密货币用户暴增,出现了严重的网络超负荷现象。这起事件引发了区块链的扩展性问题,给“去中心根本主义”泼下了一盆冷水。 以太坊2.0,实现去中心化组织的理想 在扩展性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之后,以太坊社区依然坚守去中心化的方式。在“云吸猫”事件发生之前,以太坊的约瑟夫·潘(Joseph Poon)和布特林曾提出一个名为“Plasma”的项目。“Plasma”是通过侧链提高以太坊交易处理速度的概念。这一概念寻求利用侧链处理普通交易,然后定期向主链发送概况记录的方式,提高扩展性。 Onther(On Ethereum的简称)是在韩国国内推进该项目的代表公司。Onther的目标是通过侧链实现与以太坊同一水平的功能。一般的Plasma项目并不支持DApp,但由于Onther通过在侧链中搭建EVM(以太坊虚拟机),可以支持DApp的使用。虽然开发过程非常艰难,但一旦项目开发完成,就可以成为侧链项目中的领头羊。现在Onther正通过第二层项目(second rayer)提高扩展性,推动利用零知识证明(zero-knowledge proof)来保护隐私。 Onther的总裁郑顺炯(音)在IDC2019上表示,“使用zk-SNARKs(ZCash开发的一种零知识证明)保障隐私的去中心化交易所zk-DEX(结合零知识证明技术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通过利用零知识证明和智能合约,使用户可以在互不认识的情况下安全交换以太和代币”。 不过,在以太坊平台中,zk-DEX存在运算成本高的缺点。对此,郑总裁表示,“我们需要通过没有扩展性限制的第二层项目解决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复杂运算”。因为在第二层项目中,可以实现区块链之外的交易。 在国内外圈子的贡献下,以太坊将在明年年初推出所谓的“以太坊2.0”。首先完成的是之前谈到的PoS转型和提高扩展性问题。虽然以太坊2.0最近才受到业界关注,但确切的说,它其实是已经延续了数年的项目的终结。 “回顾过去时,才会发现革命的出现” 比中本聪更早创造出加密货币的“加密货币之父”大卫·乔姆(david chaum)在2019年10月参加由JOIN:D等主办的D.FINE大会时表示,“只有当我们回顾过去时,才会发现革命什么时候出现”。也就是说,在某种现象具体出现之前,谁也无法知道它的未来。在区块链世界也是一样。以太坊2.0虽然备受期待,但它也可能不会像人们预测的那样成功。布特林也在D.FINE上说,“在IT萌芽阶段,人们曾预测Linux和Netscape会掌控整个市场,但结果却恰好相反”,“谁也不知道区块链产业的未来会如何发展”。 很明显,以太坊平台存在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在以太坊圈子中,云吸猫引发的Gas问题最近又重新出现的迹象。随着Tether交易量激增,以太坊的网络处理速度大幅变慢。现在Tether公司还在以太坊的网络中发行了自主加密货币泰达币(USDT)。雪上加霜的是,现在出现了一款名为FairWin的可疑DApp,这款DApp在2019年9月末已经占据以太坊网络Gas消耗量的50%,引起了网络的超负载。 关于解决扩展性问题的方向,业界也还在讨论。布特林最近曾表示,“第二层项目因为太过复杂,很难在现实中使用”。虽然他在不久后又表示,“可以像Plasma一样,通过用它关联主链来提高区块链扩展性”,但他的意思还是说,在所有领域,使用第二层项目都是低效的选择。 处于风口浪尖的“云吸猫”开发公司Dapper Labs也表示“第二层项目在游戏等结构复杂的应用中非常低效”。此外,以太坊的治理过程也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完美实现去中心化,很多时候都是遵从了布特林的想法。只不过,由于链上的协议结构依然保持着去中心化趋势,因此没有引发问题。 骰子还没有投出,在区块链世界,无论是现实主义者,还是理想主义者,都还未最终取得胜利。还是那句话,人们只有在回顾过去时,才会发现革命的出现。但即便如此,人们还是忍不住为坚持去中心化理想的人加油鼓气,大概就是为了追求从未有过的新模式吧。 ※这是一份9月4日-5日在仁川君悦酒店举行的“2019年Upbit开发者大会(UDC)”整理报告。整个报告内容在https://static.upbit.com/reports/udc2019_report_cn.pdf。UDC 2019演讲视频与发表资料可通过 https://udc.upbit.com/program/detailed_program 查看。系列整理报告在Upbit的赞助下完成。 1. 用户关注的是Kakao,而非互联网本身 2. 与钱有关的用户体验需要稳定性!要消除波动性 3. 为实现扩展性,可以放弃区块链? 4. 最后的浪漫主义者,等待以太坊2.0 5. 知名博主成为“博客乞丐”的原因 6. 你的数据就是资本 7. 没有腐败的政府和银行,1对1获取帮助 8. 对妈妈说,玩游戏能够赚钱 9. 当区块链被赋予艺术的名字 10. 政府应放开投资,而非允许投机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