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D.FINE] 向Metadium问DID未来的道路

[D.FINE] 被称为“IT恐龙”的大型IT公司垄断信息数据的问题不断发生,人们对个人信息主权的呼声也日渐高涨。近年来不断有人尝试利用区块链和分散式储存技术保护用户的信息主权。尤其是通过区块链推出的DID(去中心化身份认证)项目更是被视为区块链行业的一大支柱。JOIND参与主办的2019韩国区块链周(KBW 2019)主会场D.FINE也特别设置了DID专场讨论会。在韩国国内, Metadium已经对相关项目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准备。以下是 Metadium代表朴勋接受采访的内容。 问: 请介绍一下Metadium项目。 “Metadium旨在通过建立在区块链基础上的DID,实现身份主权自主(self-sovereign identity)的价值。身份主权自主的概念是指个人完全拥有自己在线上和线下的数据信息,可以不依靠第三方进行自主保存和使用。 Metadium提供企业级DIDaaS(DID-as-a-service)解决方案,与韩国区块链专业技术公司CoinPlug保持着密切合作。Metadium还为CoinPlug参与的公共项目提供DID技术支持和平台。 个人信息不仅包括国家和公共机关授予的身份信息,还包括体现个人特质和爱好的信息。不同于其他类似项目,Metadium计划搭建一个把后一部分也包含在内的身份平台”。 问:事实上,体制内的企业也对DID技术非常关注,微软也在推动发展相关服务。与这些企业相比,Metadium有什么优势? “Metadium对个人信息的定义更宽泛,致力于设计一个可以让用户安全使用各种个人信息的生态。由中央机关发放的身份证只是网络上各种个人信息的一小部分。在这一方面,Metadium的优势在于,我们与成立于2013年并在全球拥有大量区块链相关专利的CoinPlug共享核心技术,与拥有商用化区块链基础认证技术的公司共享技术,应该可以算做一个巨大的优势的吧。 另外,对于一般的服务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向习惯中心化系统的用户和服务开发者传达新的概念。在这个问题上,微软等跨国企业和SKT等韩国国内大企业积极进入这一领域,反而会起到积极助推效果”。 问:DID的初衷虽然是为了实现用户的信息主权,但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适得其反。比如说Facebook,为了提高信息的透明度并保护隐私,该公司推出了Libra,但有看法认为,Libra会进一步巩固Facebook的“老大”地位。DID可能也会产生诸如此类的副作用,您对此有何看法? “有看法认为,Libra的核心不是稳定币,而是DID。人们都在关注Libra带来的货币发行权,但我认为,它所带来的全球化ID发行权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事实上,Facebook已经在DID领域拒绝去中心化身份基金会(DIF)的介入,并拒绝与微软合作,我个人认为Facebook可能是在寻求设计独立的解决方案。 最终,虽然去中心化的问题属于一种外在的技术问题,但如同制度和意识形态一样,预计这一问题将会在经过各种错误之后,发展成为符合时代要求的模式。号称去中心化程度最高的以太坊也在持续探讨管理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一问题中已经掺入大量无法完全通过技术判断的主观价值”。 问:有说法称,未来社会管理监控信息的成本会非常高昂,因此不可能出现信息垄断的问题。对此,您有何看法? “我同意。企业直接占有用户信息是一个双刃剑。相信在GDPR(欧洲信息保护法)生效时,不仅是欧洲的企业,几乎全世界所有企业都会感觉到这一事实。就在不久之前,直接管理用户信息还是一种可以为企业带来盈利的好模式,但现在这种做法却带有巨大的法律风险。而且,用户数据的种类和数量也在呈几何数量级增长。 不过,如果独占信息的价值比所要付出的成本更大,情况就不一样了。人工智能(AI)技术的发展离不开庞大的数据做养料。这也是人们畏惧硅谷的原因之一。甚至可以说,小说中庞大的企业巨头能够发挥出比国家更大力量的故事已经变成现实。 不久前,瑞典一所学校为提高工作效率进行了一种把学生的人体信息用于行政业务处理过程的实验,但因为违反GDPR而受到了罚款,并被勒令停止实验。虽然学校有学生家长和学生签字的同意书,但人们认为,在权力不平等的关系中签署的同意书并不能受到认可。 我认为,围绕DID技术,需要全社会进行激烈的讨论和争论,从而决定这一技术的发展方向”。 问:BRAVE软件公司质疑谷歌规避GDPR泄露个人信息。您认为韩国何时能够制定出像GDPR一样的法律呢? “据了解,目前韩国政府和国会正讨论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信息通信网络法》《信用信息法》等多项法律。若要对欧洲的GDPR进行可行性评价,需要首先通过《个人信息保护法》修正案,但遗憾的是,这一法案目前还停留在国会。不过,Facebook和剑桥analytica的泄密门事件已经在全球传开,侵犯个人信息的时间不断发生,料定韩国也会在这个方面出现一些变化”。 问:去中心化反而会让用户感到不方便,因为用户不仅对这种概念本身感到生疏,还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因此,DID的落地可能会颇为困难,对吗? “我们不仅要对个人用户进行相关的教育,还应当改进服务,提高用户便利度。我不认为一个去中心化的ID服务就可以取代所有中心化的系统。这可能会导致另一种意义上的中心化,即所谓 ‘去中心化的中心化’。Metadium加入的世界非营利组织——去中心化认证基金会(DIF)目前正与包括大企业在内的成员一起进行各种项目研发,成员们正在共同努力打造一个可以互换的广义DID生态。我相信,这些努力可以把DID服务变得更加方便和安全。Metadium也在不断为此做出思考和努力”。 问: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现在关于DID的讨论好像只停留在技术层面。不是企业需要围绕DID进行探讨,寻求答案,个人用户也应当在更大范围内参与相关讨论。各国已经认识到,数据是一种比石油更有价值的资源。在全球环境中,我们想要保护自己的数据资源,就只能实现数据主权”。 *DID 관련 내용보다 메타디움의 향후 일정이나 서비스 진행상황을 알고 싶은 *Metadium的朴勋总裁将以DID专场讨论会专家身份参与D.FINE大会。有关D.FINE的详细内容请查看 https://dfine.koreablockchainweek.com。 *相比DID更关注Metadium未来发展规划和服务的读者请点击视频观看。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