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Nervos用分层架构解决了区块链「不可能三角」”

区块链行业的最新趋势是 DApp。在 2017 年到 2018 年,开展了区块链的扩容之争,各种项目声称自己是百万千万的 TPS。但今年的主流是生态支持,无论是以太坊(ETH)还是 EOS 都一样。重要的是有多少人参与和实际使用区块链生态系统。也就是说,市场兴趣集中在 DApp 项目,而不是平台。最近,确保更好的 DApp 已经成为了平台区块链生死的关键。 "Nervos”是一个以分层为核心、采用 PoW 共识机制、主打安全性的区块链项目。在一片追求可扩展性的声音中,它反走最近的趋势。Nervos寻求一种可以解决「不可能三角」的平台区块链。「不可能三角」意为区块链在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性能三者只能选择其二。在 Nervos 的理想中,所有需求放在一层区块链上太过臃肿,而分层架构就能够解决区块链面临的不可能三角问题。而 Nervos 要做的,就是作为整个网络的底层,从技术的层面更好支持上层生态建设。 看着 Nervos 团队,Nervos 追求的目标似乎很有可能实现。联合创始人包括imToken(中国最大的移动端以太坊钱包)前任CTO(Daniel Lv 社区建设负责人),以及以太坊的核心开发人员(Jan Xie,首席架构师)。去年7月,Nervos 完成了 2800 万美元的融资,其中包括万向区块链,红杉中国和 Polychain 等的着名风险投资公司(VC)。 在下个月中旬,他们以一般投资者为对象进行代币公开销售之前,JoinD采访了Nervos。通过书面采访方式,由现任 Nervos 联合创始人 Terry Tai(太檑)回答。 -为什么叫 Nervos "主要是我们认为 Nervos 整个区块链的网络很像是社会的神经(Nerve of Society),当然另外一点是因为域名是可以注册的到,其实这个背后还有一个故事,欢迎大家自行探索:D" -能不能说一下 Nervos 與其他公链最大的不同在哪?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透过多个角度来回答,从 Scalability 的角度来回答的话,其实现在有很多项目在解决这个问题,而 Nervos 是走在分层架构的一条路上,目前世界上大概有三条路去解决这个问题,一条是分片,另外一条是把无须许可链变成许可链,类似 EOS 的解决方案,透过减少节点,来加快速度,来达到扩容的目的。而我们走的这一条路就是透过分层架构的设计来达成效率的提高,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算是这条路上的先驱。" 从经济模型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智能合约平台走的都是一种手续费的经济模型,透过计算能力去收费与激励,而你可以认为我们是一个价值存储的设计,去激励整个网络,所以我们认为我们不是一个支付的网络,也不是一个收手续费的网路,我们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多资产的价值存储平台。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大部分的区块链都只有一层,所以对安全与去中心化的妥协,会影响整个网络,我们认为这样是不好的,我们一个在 Layer1 的安全层面与去中心化程度都没有妥协的一个网络,这点跟很多的区块链项目都是不一样的,也许在 Layer2 上面,可以有一些取舍,来达成更好的应用,但是,在我们看来底层区块链不应该对安全或是去中心化去妥协。 Jan Xie CTO -分层架构的点子是怎么来的呢? "这跟我们的创始人 Jan 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他曾经在以太坊的核心团队里面做了满久,他算是早期的区块链技术的实践者,当初以太坊的世界计算机的概念,让很多的开发者很兴奋,包括我们的几个创始人,但是一路走下来,会发现,全世界用一台「电脑」是不可能的,当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势必要想办法去扩展这个「电脑」的能力,怎么去扩展这个网络? 首先以太坊走的是一条 PoS 的路,可以认为他是没有牺牲无须许可的特质,但是在我们眼里,他还是牺牲了去中心化,这是一个比较深的话题,以后可以讨论,当然他也选择了分片,这条路有他自己的挑战与困难,当然我们也认为分片不是一条最好的道路,我们认为分层架构是最好的道路。 那这个架构怎么来的呢?主要跟我们多年在最前线上做开发是有很多关系的,在技术的领域上面,透过分层来解决问题,是一个很自然的方向,你可以看到我们现有互联网的协议如 TCP/IP,他也是分层的设计,然后透过每一层去实现不同的功能,解决不同的问题。 而我们很笼统的去说扩容一台「电脑」,他是一个非常抽象的行为,我们怎么把这一台「电脑」具体划分成每一个层次,在针对每一个层次去扩容,哪一部份需要扩容,哪一部份不需要,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逻辑,我们把扩容一台「电脑」变成了扩容整个「网络」组成的一部份。 就拿电脑举个例子,电脑也有分层的思想,譬如说我们的缓存,也分了一级缓存,二级缓存,存储也分成了内存,硬盘,你会发现存储能力也是有分层的。我们并不需要把一级缓存做到无限的大,我们可以透过二级缓存,甚至内存去加大它,但是降低了一些效率,这样就是每一层他的职责不同,他需要的速度和大小都是不一样的。 这个分层的思想也同样适合区块链,所以从这个思路一路走下来,包含多年的实践,包含对以太坊多年的贡献,我们发现了在扩容这件事上面的一些问题,我们发现了一条更好的路,所以我们打算去实践他。" -你们的原生代币叫做 CKB,非常特别的名字,能不能跟我们说一说? "首先 Nervos 是一个网络,并且是一个分层的架构,在最底下的这一层,是一个无须许可的公链,这条公链的全名是共同知识库 Common Knowledge Base,那当时我们就在想什么样的名字适合呢?由于我们的底层就叫做 CKB,我们就希望与我们的功能型代币保持一致,不要有太多的名字,所以根据我们的属性,我们觉得叫做 Common Knowledge byte 非常好,正好这个缩写跟 Common Knowledge Base 是一样的。" -那 CKB 的用途呢? "我们的区块链主要还需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状态爆炸,其实大部分的区块链都有一样的问题,但我们用以太坊来当例子吧,如果你往区块链里面写一段数据,那么你只付了一次手续费,就可以永久的在这个区块链当中,这个在我们看来是不合理的,因为这将会发生状态爆炸,而我们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在 CKB 当中,你需要锁定你拥有的 CKB,也许是一个或是两个 Bytes,去纪录你想写入的数据,当然有一天你可以不写入这些数据,并且拿回你的代币,那这个代币就可以恢复流动性,但是这个数据就被清除了。所以说,在 CKB 里面要写入数据,你需要付手续费之外,这个 CKB 代币,也是一个有存储功能的代币。 这和我们的经济模型也有关系,我们的存储其实不是显式的去付费,其实是牺牲掉你的流动性来把他作为存储,所以说 CKB 很像是现实生活中的土地,你存入的数据很像是在土地上面盖的房子,这个房子里面就会经营商铺,那么,每一个商铺他的价值是不一样的,当你发现你的土地比你楼里的商业更值钱的时候,你大概率会选择把这块地卖掉,这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 CKB 当中。 有一些 CKB 里面存储的资料可能很值钱,他可以继续经营他的生意,有一些资料可能不那么值钱,那他就有可能把这块地卖掉,去卖给能更好的去利用这块地的人,所以他跟现实生活中的土地是比较像的,当然他也同时充当了手续费的角色。" -谁是你们的竞争者? "这一题比较难回答,其实现有所有比较优秀的智能合约平台都会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但是从另外一个维度来看,大部分的平台还是把原生代币当作手续费来建立的经济模型,而我们是多资产价值存储平台的经济模型,所以在这个维度上来看,我们是没有竞争对手的,我们走的是一条全新的路。 虽然比特币一开始要做的是支付系统,但是最后我们大家也发现,比特币做的是价值存储,比特币作为价值存储,功能是够用了,但只能够支持比特币本身,如果其他资产想要发行在比特币网络上,这一点比特币就没有办法支持。 而 Nervos 希望可以既做到价值存储,同时支持发行其他资产。可以说 Nervos 在做的事情特别像是比特币,而且对 Layer 2 友好,这是一个全新的方向。" -你们公链有 killer dApps 吗?未来的规划是什么? 首先我们的公链还在测试网的阶段,而在 Layer2 层面上,我们跟所有知名的 Layer2 团队进行接洽与合作,基金会这边也在开发一个开源的 Layer2 协议,我们在上主网的时候,会有一波应用随之诞生,但是会不会有 killer dApp 诞生我们不确定,但是我们会也会努力让这件事发生。 现在回答这个问题有一点早了,但我对于我们整个网络还是很有信心的。" -为什么对于这个网络很有信心呢? "其实 Nervos 的编程模型跟现有的区块链项目是很不一样的,我们用了 RISC-V 作为虚拟机,在上面可以跑 LLVM,这意味着大部分的程序员可以用他们熟悉的语言来进行编程,这是一个比较友好的设计。 还有一点就是 Layer1+Layer2 的模型,可以让大家用各种方式跑自己的 Layer2,Layer2 是可以有各种架构的,可以是一个状态通道,也可以是一条链,也可以是一台中心化的服务器,我们对 Layer2 的定义是说,只要可以产生状态的就是 Layer2,所以对开发者来说,相当于是用一种混合的方式在做区块链开发,虽然你可以看到以太坊上的加密猫游戏也是用类似的方式,也是有中心化的服务器去做一些事情,那么在我们这边,将会是一个顺理成章的支持,会让应用的设计变的非常方便,所以我认为这将带给我们的生态里的开发者更多的自由度更多的想像空间。 可以看到在以太坊的生态里面有很多的 Layer2,但是这些 Layer2 要落地在技术上是有很大的难度的,这一点我们是有充分考虑的,我们会让 Layer2 的落地变的非常轻松,另外在提一下基金会也正在开发一个新的 Layer2,也将会助力整个 Layer2 的发展。" -最近的一些报导指出火币跟 Nervos 将共同打造一条公链,为什么火币会选择 Nervos 呢? "我们的核心开发团队2014年就开始区块链领域的探索和开发,做过以太坊、交易所、矿池和联盟链,比较有实战经验。" -火币的金融公链与 Nervos 的公链有什么关系呢? "关于这个合作的细节,我可能不能透露太多,一切的信息都由李林的那篇博客为主,应该也有翻译的版本。但我想透露的是说,我们这次的合作是非常大的合作,而 Nervos 的生态能有火币这样的合作伙伴将对我们有非常大的帮助,未来甚至有可能成为 Killer 的应用场景。" -你自己会希望什么样的 dApp 在 Nervos 的生态里面落地? "首先这个回答是属于我自己的观点,因为我的想法可能跟现实有些不一样,不过我想社区的好处就是让你想不到什么时候会出一个杀手级应用,如果想到的话我可能就自己去做了吧。这其中应该有两个方向还满有机会的吧,一个是金融一个是游戏,首先我们主打的是我们的资产存储,我们的安全性,如果是应对金融场景,要求速度的话,对低延迟要求比较高的,他可以在我们这里建 Layer2 去做,然后在 Layer1 去保证他的安全,这非常适合金融的场景。 另外一个场景是游戏,也是一个对低延迟要求比较高的场景,我完全可以在中心化的服务器上面做,并且让延迟变的很低,并且把游戏里面的资产或是道具在 Layer1 上面发行,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架构,可以让游戏产业碰撞出一些新的 idea。" -根据你们的路线图,即将在 Q4 进行 TGE 以及主网上线,你认为你们可以准时吗? "我还是挺乐观的,在我们的测试网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面,只发现了一个 Bug,其实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也很替我们的工程师骄傲。从现在这个时间点来看,还取决于几点,首先是我们的测试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 Bug,再来是我们现在跟许多实力坚强的安全团队进行合作,如果在这段期间内收到比较严重的问题,那就需要一些时间去修,如果没有发现严重的问题,那这个时间线是非常可以期待的。 当然找 bug 这件事还是满有意思的,找不到问题的时候呢,你可能会很失落,但是找到问题呢,你可能又会很难受,这还是比较煎熬的,像我们这样的公链团队,肯定是非常关注安全的。" -在发展 Nervos 的整个过程当中,你认为最困难的是什么? "我觉得最困难的地方还是在于如何把一个如此复杂庞大的系统从0开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来,并且组建一支顶尖的技术团队,现在回想起来,真的需要很多努力以及一些运气才能做到的。 如果你仔细看一下我们的架构,我们几乎从每一个地方都有所创新,从分层架构的设计,Cell Model,我们的共识算法,甚至是我们的挖矿算法,我觉得现在很难看到类似的项目,在每一个地方都有创新,我们当然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每一个地方,都是根据大方向的需求,去量身定做的。 譬如说现在哈希算法那么多,我们随便拿一个其实也可以,但我们没有这么做,而是根据需求去量身打造一个,我觉得我们是选择了一条完美主义的路,并且走下来了,大概一年半的时间,跟很多项目无法实现比起来,我还是满骄傲的。 但我也认为未来的难度会有所变化,有可能未来的难度会在如何找到最优质的开发团队,好的合作伙伴,将好的应用带上来,这可能是下一步的难点。我们其实也已经展开了这方面的探索,譬如说跟火币的合作,这是第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双方是经过长时间的互相了解,未来再建立社区的时候,也是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也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能不能透露私募成功的关键? "我觉得大家很难在中国见到一个技术背景这么丰富的团队吧,中国的项目非常多,但是以技术导向,真正有创新的,其实非常非常的少,在中国整个开发的氛围,都有一点这样的感觉,当然现在是比以前改善很多了。虽然我这么说有些人会不太高兴,但整个技术界拿来主义盛行,像是操作系统也好,开发语言也好,特别是公链的开发,是在做一个基础架构的开发,这时候拿来主义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中国的一些项目很多时候就没有太多的说服力,因为他们没有从整个体系去思考然后去解决问题。 而我们这样的背景,愿意去死磕,刚好也发现了一个方向,我觉得大部分的 VC 没有见过这样的项目,这样气质的团队吧,再加上 Jan 在以太坊干了这么久的背景,也是有所帮助的,我们真的算是非常懂区块链的团队,另外我们的代币散布的方式与比例,都让大家觉得比较合理,目标也比较明确,大家也对于我们能做出来比较有信心,这几个点综合起来的话,应该就是我们融资比较顺利的原因吧。" -你认为什么是区块链技术,什么是加密货币?韩国政府希望使用区块链技术但是赶走加密货币,你怎么看? "首先你当然可以用区块链技术,但是没有代币,这个系统肯定可以做的出来,但是用途与价值在什么地方呢?可以说这个系统还是偏中心化的,大家可以想一下代币在区块链系统的作用是什么?代币在系统里面的功用是通过奖励,让矿工愿意保护这一条链的动机大于作恶,可以防止女巫攻击,这才可以让系统变的安全,而且比特币验证了这件事情。 如果说没有奖励,那矿工为什么不作恶呢?假设说这里有几个节点,都是属于政府的,大家都信任政府,所以这个系统能跑起来,如果你认同这个逻辑的话,那我也认同这个系统在市场上有存在的空间,只是我没有那么看好这个方向。 也有一些人说区块链就是应该去中心化和安全,如果说放弃安全,只要系统是透明的,当然这个系统是有存在的空间的,只是我觉得这种系统存在的空间是很小的,我还是更相信透过经济激励,把系统做成完全去中心化来提高他的安全性,在未来拥有更广的应用空间。" -最后有什么话想对未来的投资者说? "币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不要投自己不看不懂的项目。"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