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特金法听证会:对实名账户进行单独规定的难度较大

“按照规定,是否为客户开设实名认证的虚拟账户,应由银行自主通过风险评估做出决定,很难另外对此问题进行单独规定。不过,现有法律已经对相关业务做出标准规定,广大经营者和金融公司可以作为参考。对于这次说明会上大家提出的意见,我们会予以探讨,但现在做起来比较困难,因此做出了这一决定”。12月1日举行的金融委员会金融情报分析院(FIU)特金法施行细则修正案听证会上,FIU企划行政室长全耀燮如是说。 #特金法施行细则修正案听证会,“以现行施行细则为主,制定例外条款” 在当日举行的《特金法修正案(特定金融交易信息汇报与使用的相关法律部分修正案)》听证会上,全耀燮室长表示,将在现行《特金法》修正案的基础之上制定例外条款。他表示,特金法修正案的主要内容是“对虚拟资产经营者的范围、虚拟资产的范围、实名认证存取款账户开设条件作出规定,并明确虚拟资产转账时需要提供的信息内容、申报程序和方法”,表示将在现行施行细则的基础上增加例外条款,做出相关规定。 他表示“比如对虚拟资产经营者的范围,如果只是经营P2P交易平台或者钱包服务平台、提供钱包服务硬件,可以不被视为经营者”,列举了多项例外条款的内容。全室长表示,“虚拟资产的范围不包括借记卡、移动代金券和电子债券,但禁止经营难以追踪交易记录且存在较大洗钱风险的暗黑币等虚拟资产。关于实名认证存取款账户的开设标准,将通过修改FIU的公告指南,对开设实名认证虚拟账户设定例外条款。比如,不与法定货币交换、没有预存款的情况下,可以不用经过实名认证,也无需申请实名验证账户”。另外,他还对11月2日举行的特金法修正案问答内容进行了说明。 #“修正特金法,需制定更具体的法案” 在接下来的讨论环节, Saeha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宋昌贤、Dunamu对外合作组长黄淳浩、SC银行常务郑智恩以专家身份参加讨论。对于特金法修正案,专家们一致表示,“应制定一份更加具体的法案”。 宋昌贤律师表示,“我们都知道,特金法不是为了促进虚拟资产行业的发展,而是为了达到反洗钱的目的。因此可以说,虚拟资产经营者固有的经营行为和相关的营业行为并不属于特金法约束的范围,而是属于一般民事法律和刑事法律的约束对象。但是其中的Travel Rule缺少对外国法人的监管规定,而且对高管等的定义不够具体明确,需要进一步完善”。 黄淳浩组长表示,“今天我们在听证会上更多反映了行业经营者的总体态度,而不是个别企业的意见”,“我们知道,制度圈也为此做出了很大努力,但今天我想主要谈一谈未尽之处”。首先,黄组长对修正案中没有明确规定实名认证虚拟账户开设指南的情况表示遗憾。他表示,“如果制度圈能够以某种形式给出一个客观的指导方针,明确开设账户的条件,为业界指明道路,将大大有助于行业发展”。他还提到禁止虚拟资产经营者之间进行“合作”的规定,表示“站在虚拟资产经营者的立场上,很难去定义什么行为属于合作,也无法预测法律禁止的范围包括哪些。我们不能将经营者之间单纯的合作一律视为洗钱,无条件禁止的话,很可能会导致人们使用外国交易所进行交易,届时当局将更加难以管控”。 黄组长还提到外国虚拟资产经营者的问题,表示“法案规定,以经营为目的与属于申报对象但未进行申报的外国虚拟资产经营者进行交易,将被暂停营业”,“但在现实中,国内虚拟资产经营者有时会不得已与国外经营者进行交易,不能一刀切地针对这种行为全部采取暂停营业措施”。此外,他还谈到客户身份验证制度、申报有效期、Travel Rule条款等主题。对于客户身份验证制度,他表示“要求虚拟资产经营者同时采集所有用户的实际身份信息,在实际中根本无法实现,一些经营者还需要对相关系统进行大规模改动,很容易造成用户流失和财产权纠纷,这些情况希望制度圈能够考虑”。他还表示,希望能够延长目前只有3年的申报有效期。对于Travel Rule,他表示“推迟这条规则的实施时间,是个好消息。但要求虚拟资产经营者向非经营者发送信息,技术上很难实现。如果能够像接收信息时一样,允许经营者用获取顾客的虚拟资产地址并记录的方式处理问题,操作起来更加现实可行”。 接着,郑恩智常务介绍了银行圈的立场。他表示,“虚拟资产经营者一旦违反AML(反洗钱规定),银行将直接被暴露于洗钱风险之中”,“站在银行的立场上来看,虚拟资产交易所无法向银行提供整体交易明细,银行只能通过关联账户掌握资金流向,这是一大问题”。他表示,“金融公司和虚拟资产经营者的系统非常不同,因此对交易信息的评估结果可能完全不同,这也会产生很多问题。从这些情况考虑,特金法规定由银行自主评估虚拟资产的AML情况,是非常有意义的做法”。不过他表示,“确实也有必要制定最低限度的标准性评估办法”。 他表示,总的来说,对虚拟资产的监管需要关注两个重要时间点,一是虚拟资产用户买入虚拟资产的时候,二是卖出虚拟资产的时候。郑常务表示,“买入的时间比较容易掌握,但后者较难。这个需要金融公司搭建虚拟资产监管平台等,通过多种方法解决”,强调了虚拟资产经营者与金融机构合作的重要性。 最后,他谈到银行如何有效对虚拟资产交易进行监控的问题,表示“银行很难查清楚用户从虚拟资产经营者手中领取的资金究竟来自国内还是国外,也无法确认虚拟资产经营者是否做好了筛查过滤工作。因此,解决这个问题还是需要虚拟资产经营者搭建AML平台”。此外,他还谈到交易所不能详细提供交易目的信息、即使得到钱包地址也无法查到钱包所有人的ID等问题。 #“另外对开设实名认证账户做出单独规定,现实中难度较大” 第三部分专门留出全耀燮室长回答各位专家和观众提问的时间。全室长表示,“Travel Rule对外国法人的规定以及对高管的定义不明确,确实是未来需要进一步收集解决的问题。在制定相关监管指南时,将把这些问题反映到其中”。 他还对黄淳浩组长提出的问题作出回答。全室长表示,“每家银行对实名认证虚拟账户的评估方式都不相同,不能忽视这种差异性,做出一刀切的规定”,介绍了不能单独对开设实名认证虚拟账户制定指导方针的理由。郑智恩常务对此表示,“不管以何种方式,希望能够有这样一份东西(指南),使各银行能够更容易地处理实名认证账户问题”。全室长表示,“实名认证的虚拟账户由银行自主进行风险评估后做决定,现在很难另外制定单独的指导性文件。不过,现行法律已经对银行的相关业务做出明确规定,经营者和金融公司可以作为参考。我们会对这次会上大家提出的意见进行探讨,但就目前来看,我们认为还存在很多现实上的困难,因此才会做出现在的决定”。 关于黄组长提到的“合作”问题,他表示“有人提到,应该允许提供用户验证服务的经营者开展合作。但事实上,FIU并未禁止所有经营者之间的合作行为,只是禁止通过合作进行交叉交易,其他合作完全可以进行。之所以要禁止交叉交易,是因为虚拟资产经营者只能了解本平台用户的信息,却不能了解对方平台的用户信息。在此过程中,很容易出现洗钱问题”。 对于外国经营者的问题,全室长表示“即使是外国的经营者,只要面向本国公民提供虚拟资产服务,就应该进行申报,否则就违反了国内法的规定。至于国内如何对海外交易进行监管的问题,国内FIU和国外的FIU一直保持着交流合作,应该也会具备一定程度的监管能力”。关于延长虚拟资产申报有效期的问题,他表示“制定3年的有效期,主要是考虑到新法刚刚实施”,“未来法律得到落实后,会考虑延长有效期的问题”。 受新冠疫情影响,这次听证会通过YouTube以线上听证会的形式举行,具体内容可通过金融委员会YouTube频道收看。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