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BNOTE] CBDC是区块链行业的机会

[Sonia的BNOTE] 中国IT巨头“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最近发表的演讲内容传到韩国,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他说,“有人说美国限制TikTok和Wechat是因为中国手机应用的发展令美国感到畏惧。在过去几年里,中国的TikTok、美团(餐饮外卖应用)、拼多多(网购商城)等手机应用确实实现了很大创新发展。但是在基础技术领域,中国企业却鲜有创新。没有基础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只专注于应用领域,最终一定会受制于人”,提醒那些沉浸在“中国梦”里不能自拔的中国人认清现实。 #大国霸权之争,延伸至央行数字货币领域 大国霸权之争存在于各个领域。从最近的情况来看,这样的竞争已经扩大到贸易、汇率、技术等各个方面,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也不例外。近期,围绕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竞争拉开帷幕,中国打响发行数字货币的第一枪后,美国、日本、欧洲都对开发央行数字货币表现出积极态度。 最近这一竞争愈演愈烈。本月中国深圳突然派发数字人民币(DCEP)红包,活动面向居住在深圳的个人用户,以抽签的形式选中5万人,每人发放200元数字人民币。中签者可点击官方发送的URL下载数字钱包应用,安装后即可领取红包,并可在附近指定商户消费。中国数字人民币已经与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平台关联,目前正在深圳等部分城市试行。中国央行一方面表示“正式发行时间还未确定”,保持慎重态度,一方面通过媒体公布数字人民币的消息,观察国内外的反应。 日本则紧紧跟随中国的脚步。10月9日,日本央行宣布将在明年进行央行数字货币测试。日本表示,现在尚未决定是否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但为了跟上中国等国家的步伐,日本也需要着手研发测试央行数字货币的基本功能和流通技术。日本部分国会议员还敦促政府加快开发央行数字货币的步伐,认为明年开始测试已经太晚。 新冠疫情爆发后,人类社会加速进入无接触社会,欧洲也对此作出了灵敏反应。欧洲央行(ECB)近期宣布,将围绕发行数字欧元进行意见征集和技术测试,大约需要6个月的测试时间。ECB行长拉加德此前在一次货币政策会议上曾说,“欧洲不能在创新数字支付领域落于人后”,对发行数字欧元持开放态度。分析认为,这意味着法国等一些对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持积极态度的欧洲国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说服了欧洲央行。 与中国正面对立的美国也在积极研发央行数字货币。今年9月份,美国克利夫兰联储行长罗兰塔·梅斯特表示,“美联储(Fed)正在和多个联邦银行共同开展央行数字货币研究”。10月9日,美联储和英国、欧洲、瑞士、日本等七国央行以及国际清算银行(BIS)共同发表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声明,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降低管理成本,具有较大弹性”,“发行央行数字货币需要当局制定出明确的标准和制度”。不过,美国和日本一样,目前仅专注于研究开发工作,尚未明确公布是否打算发行,似乎计划在短期内先与其他国家保持合作,密切观望中国的动向。不过,如果中国闪电发行数字人民币,美国可能也会在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上表现出更加积极的态度。 如上所述,央行数字货币已经成为全球化时代不可逆转的潮流。数字化技术和新冠疫情加速了无接触社会的到来,各国之间激烈的利益竞争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速度。有看法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不仅能够强化本国货币的功能,还可以对其他国家产生影响,很容易引起国家之间的竞争和矛盾。 #提高跨国交易的效率 除了煽动霸权竞争之外,央行数字货币有什么积极意义呢?首先,它可以降低跨国交易的成本,并提高交易效率。根据韩国央行2020年2月发布的《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央行数字货币动向》资料,按照不同用途,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分为大额结算和小额结算两种类型,大额结算数字货币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效率大大高于跨金融机构结算系统,小额计算数字货币的功能主要在于扩大金融包容性、应对现金需求减少的趋势,主要应用于国内支付领域。 其中,发行大额结算数字货币的主要目的是改进结算系统,比如提高跨金融机构结算的效率,提升弹性恢复力,降低管理风险等。新加坡、欧盟和日本从2016年开始测试大额结算央行数字货币,其中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还在2016年合作开展Stella项目,陆续推进国内跨行结算(第一期)、证券交易款同时结算(第二期)、外汇同时结算(第三期)等各项测试。从该项目的第三期测试内容可以看出,在跨国货币交流中,央行数字货币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这意味着,央行数字货币的用途不仅局限于本国货币系统,还被用于促进货币国际化,提高国际交流效率。这也是一些国家对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持积极态度的理由。 #Ripple的野心:在各国央行数字货币间架桥 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有一家区块链公司颇为值得关注,那便是“Ripple”。“Ripple”也对这一领域关注已久。该公司在今年9月份宣布,将构建相关网络平台,在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之间发挥桥梁作用。Ripple在博客上发布《互相兼容性将决定央行数字货币的成败》一文,阐述了建立央行数字货币互联平台的必要性,预测中国虽然眼下仅致力于在国内范围测试推广央行数字货币,但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也会加入互联网络。值得注意的是,Ripple还提出利用中立资产在不占用本国资金流动性的情况下实现不同央行数字货币互换的方案,而提到的中立资产就是瑞波币(XRP)。虽然显得不够成熟,但Ripple这一观点提出了各国不好主动提及的需求,具有一定意义。因为在央行数字货币正式商用之后,一定会被用于跨境交易,但各国至今并未对此进行过任何讨论。 #央行数字货币是区块链行业的机会 不过,Ripple在一些领域可能走得过于超前。目前各国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还停留在起步阶段,针对基础技术的研究还未完成,很多国家的央行尚在开发相关的IT系统,打算围绕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进行探讨。韩国央行今年5月发布的《国外央行数字货币进展情况》报告书显示,目前全球只有6例公开央行数字货币技术的案例,它们都使用了各种分布式账本技术,具体包括Hyperledger Fabric(23.1%)、Coda(38.5%)、Quorum(15.4%)、以太坊(15.4%)、其他(7.6%)。 由于技术准备不成熟,各国央行也只能向业界求助。法国央行已经要求未来打算实际使用央行数字货币的机构提供必要的IT系统开发建议,韩国央行也积极与国内外相关的技术企业交换信息,并成立外部技术专家咨询团,听取业界的意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考虑搭建全球央行数字货币互联平台确实为时过早。 不过,Ripple的野心也值得我们欢迎。因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区块链行业的一个机会。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市场在2017年末与2018年初发展到顶峰后持续下滑,今年虽然DeFi等新模式的出现带动了市场发展,但DeFi只是一种DApp,属于应用层面的技术,相关的基础技术并没有得到扎实发展。目前区块链行业基础技术的发展非常缓慢,已经滞后于市场需求。马云认为基础技术的重要性远甚于应用技术,对于区块链行业也不失为一个提醒。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