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Tarophin] 兴盛时标榜去中心化,衰亡时寄希望于中心化系统

[Tarophin的币圈儿童迎春花班论坛] 在城市生活惯了的人们回到乡村务农,会经常在陌生的环境中犯下各种错误。现在,通过中心化交易所交易投资赚过大钱的人们也开始选择“务农”。他们抱着见证第二波“ICO牛市”的梦想,开始进行DeFi“利息放牧”,结果也会因为不熟悉环境,犯下各种失误。 他们或者忽略了以太坊的手续费,进行过于频繁的买卖交易,或者长时间持有已经成熟的代币,导致收益减半等等。不过,这些小小的失误都可以看作人生经验的积累,用一个姨母笑轻松带过。但也有人会犯下无可挽回的巨大错误。比如中国某币友在意图通过Swerve合约地址预存LP代币时,不小心向合约地址打入了100万USDT(约合12亿韩元)。 这个币友当时可能也抱着见证第二波“牛市”的梦想,正在幻想开启人生第二篇章。大家都知道,资金打入合约地址,基本就无法取出,令人惋惜不已。不料上天突然降下一道光芒,Tether公司的CTO表示可以尝试找回,最终通过重新发行USDT的方式,弥补了这一损失,就像从天而降的帅大叔一样力挽狂澜。CTO还不忘为公司做宣传,表示“因为USDT是CeFi(中心化金融),因此才能找回这笔资金。(省略)如果大家希望在出现问题上找回自己的资金,一定要选择USDT”。 虽然加密货币标榜去中心化,但在某些时候,中心化系统也会释放出耀眼的光芒。问题在于,大部分人都是在恶意利用这种去中心化系统。 #在法律面前最不堪的人们喜欢把法律挂在嘴边 讽刺的是,最喜欢滥用中心化系统的正是加密货币的开发公司。他们一边偷偷收买“网红”进行软文营销,非法对自家发行的加密货币进行宣传,一边又拿起所谓“法律武器”对付怀疑或不看好自家代币的人们。 一个交易所和三种加密货币,有个开发公司开发的加密货币一碰就会把用户的钱包清零。这家开发公司雇佣的病毒营销企业是典型的混账公司,他们一边吃着妈妈做的汉堡包,一边忙着举报NAVER上对本公司代币不友好的文章帖子。根据NAVER的系统设置,一篇文章一旦受到举报,即便作者申请重新发文,也需要经过30天的隐藏期,无法被读者看到。因此,他们会恶意利用这一设置。 对于无法通过举报达成删文目的的NAVER上对自己不友好的文章,他们还会积极利用“诋毁名誉”的手段,口头威胁起诉要求作者删帖,如果作者拒绝回应,他们就会真实地提起诉讼。即便作者明确表示发文属于公益性质,但警察接到报案就必须介入调查,这样一来,作者就需要遭受几个月的身心折磨,才能得到“无嫌疑”的判定。 另一种叫做“Castweet”的代币。在身边所有人都在为牛市兴奋不已的时候,持有这种代币的投资者却每天都如临深渊。最近150天,这一代币跌了130次,投资者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和未来。而且,开发公司的回应更是一大奇观,内部围绕4月16日瀑布一样下跌的“绿色柱体”是谁所为闹开了锅,一个个喊着要退出团队或者起诉。 然而,受害者最想知道的只是“谁主导发行了这个代币”以及“投资者的损失进入了哪个开发者的腰包”?他们却对此丝毫不提,只顾着用扩声器播报内斗情况。明明只需要向交易所询问抛售代币的账号,查出该账户的KYC信息即可找出真相,他们却只会在嘴上威胁起诉,令人怀疑是否有意使用这种刺激性消息转移受害者的视线。当然,这种事情应该不至于发生。 #去中心化概念的铁杆粉丝也寄希望于中心化系统“抓获骗子” 2018年把ICO牛市变成“庞氏骗局”的加密货币团购诈骗事件几乎已经收尾。一群从未向新项目进行任何投资的骗子声称自己投资了新项目,骗取客户投资。其中一些人明知是骗局而参与其中,想要分一杯羹,另一些人则盲目相信骗子的话参与了加密货币团购。 散户们普遍相信,如果能够比别人更早入手有潜力的代币,就能够获得更高的投资收益。他们并不关注合同书中是否写明投资内容,也不想去了解团购的金字塔型分销机构,只忙着谴责韩国国内禁止ICO的政策阻止了底层人实现人生逆转,对于媒体报道的各种ICO诈骗新闻视而不见,认为与自己无关。 最后发现,这些都是一个20多岁年轻人的骗局。受到诈骗的币友大呼不妙,蒙受了数百亿韩元的损失。受害者为追回投资资金,纷纷开始举报团购发起人,并提起诉讼。他们不知道是谁侵吞了自己的资金,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被骗,只会向国内政府机关哭诉。这些在投资时高呼去中心化万岁的人们在遭到诈骗后,开始寻求通过法律伸张正义,并坚信自己一定能获得补偿,一下子变成了中心化系统的忠实拥趸。 但是,团购诈骗事件的结果可能会令他们更加心痛。吃掉投资者10%-50%团购手续费的组织者最后被判无罪。判决出来之前,他们把财产全部转移到他人名下,扮演穷人哭穷,现在却一个个趾高气扬,宣称自己已获得国家承认的无罪判决。他们主张,应该把组织这场团购诈骗的顶层钱包里剩余的财产拿来瓜分,但这些钱几乎没有可能回到受害者手中。 #国籍不明的开发者,去中心化治理 想要大赚10倍,就要做好亏本10成的打算,这便是加密货币投资。更为悲惨的是,没有人脉且缺少信息来源的散户受骗后,除了存在“类似授信”判例的诈骗行为,基本没有任何途径获得赔偿。这不是谁错谁对或者孰是孰非的问题。即便在《特金法》生效之后,我们仍无法揪出所有骗人的企业,即使我们缴纳了税金,短期内也仍然无法收到监管当局的保护。 众所周知,加密货币还处于“无法无天”的阶段。开发公司即使明知道阻碍自己骗钱的人不会被判有罪,也会通过律师事务所对其进行恐吓,令其不敢多言。也总有加密货币受害者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能够找回补偿,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告被宣告无罪。散户所能做的,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减少风险因素。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不要抱着不劳而获的心态投入赌注,不要被其他人的话迷惑双眼,坚持自己的信念。但即便如此,这个投资市场仍然危险万分。 Tarophin(ID) 币圈儿童迎春花班论坛 (https://open.kakao.com/o/ghnA1qX)的运营者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