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特金法》施行细则专注反洗钱,不要抱太大期待”

3月份韩国国会通过《特定金融交易信息报告与使用法》(简称特金法)修正案后,已经过去6个月时间,相关施行细则却至今仍未公布。金融信息分析院(FIU)近期正与业界人士会面,进行最后的意见协调。但有人担心,鉴于《特金法》的宗旨是对产业制定监管规则,而不是为了振兴市场,施行细则颁布后可能会导致行业大幅萎缩。而且有人指出,《特金法》专注反洗钱(AML)领域,算不上一项针对整个加密货币行业进行监管约束的法案。 #不应对《特金法》施行细则抱有过高期待 9月10日举行的“特金法的作用和课题”网络研讨会上,世宗律师事务所的赵正熙律师建议大家不要对施行细则抱有过高期待。他表示,“业界希望施行细则能够针对整个行业制定完善的监管标准,但事实上,特金法只专注于反洗钱领域”,“施行细则只会对《特金法》涉及的内容作出具体规定,不会涉及更大范围”。不过他认为,制裁手段不能超越法律目的,因此施行细则不会对行业作出过度限制。 赵律师表示,施行细则将会明确虚拟资产(加密货币)发行人募集、出售特定虚拟资产以及相关购买、周旋、中介行为的定义。当前发挥这种角色的主要是个别虚拟资产发行者或交易所,但是施行细则计划把协助虚拟资产发行的经营者也纳入虚拟资产经营者的范畴,进一步降低洗钱风险。 修改《特金法》施行细则时是否应当将虚拟资产的定义限定为交易/支付型代币,也是一大争议焦点。交易/支付型代币指不特定多数人用来交易,可以像法定货币一样用来购买物品或服务的支付手段,属于洗钱风险较高的虚拟资产类型。对此,赵律师表示,“FATF的监管规定中将虚拟资产定义为支付或投资手段,作出这一限定有违法案的宗旨”。同样的,有预测认为,实用性代币可能也不会从监管对象中排除。 #未覆盖国外经营者,应暂缓实施“Travel Rule”规定 在转账程序中,国外经营者是否会被纳入监管对象,也备受人们争议。赵律师表示,“《特金法》第四条定义的金融公司等概念并不包括国外经营者,考虑到各国都有各自的监管规定,为避免重复监管,出现管辖权冲突的问题,不应该把国外经营者纳入监管对象”。 “Travel Rule”规定加密货币经营者不仅要核实转账汇款方的信息,还要记录收款方的信息,令业界颇感苦恼。因为转账服务经营者很容易收集到汇款人的信息,却难以掌握收款方的情况。对此,一些韩国企业使用通信运营商身份认证等方式解决问题,但这种方法无法覆盖居住在国外的用户。赵律师表示,在相关国际标准诞生之前,应暂缓实施“Travel Rule”规定。 #实名账户相关义务,给交易所的压力过大 关于最引人争议的实名验证存取款程序,法案的规定非常苛刻,而且开设实名账户的申请有可能遭到银行拒绝,很难找到妥善的解决方案。 《特金法》修正案不仅要求虚拟资产经营者像传统金融公司一样对用户身份进行验证,并对可疑交易和高额现金交易进行汇报,还要求经营者对每名用户的交易记录进行分开记录,要求其承担比传统金融公司更繁重的义务。由于虚拟资产经营者需要满足加强版的标准,传统金融公司应该无需继续承担核实用户反洗钱与否的责任。如果金融公司仍需要继续承担核实的责任,可能会有金融公司拒绝为虚拟资产经营者开设实名账户。因此,这部分还需要详细探讨。 韩国金融ICT融合学会的会长吴正根提出,可以把模拟式监管改成数字式监管。他表示,“现在的反洗钱系统专门盯着大额资金交易,但通过这种方式抓获的非法资金交易只有1%左右”,“应建立数字监管系统,金融信息分析院在感应到不正常的金融交易后,通知金融公司进行核实”。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