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Parker] DeFi来到十字路口,向业内专家询问未来方向

[Parker’s Crypto Story] 希腊神话中将天地万物诞生之前的虚无状态称为“混沌(Chaos)”,这也是“混沌(chaos)”这个词语的起源。现代科学的“混沌理论”专门用来研究对初期条件非常敏感的动态系统。 今年以来,区块链行业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概念不断受到关注,令人不禁联想起这种“混沌”理论。有的时候,微小的投入(Input)就能取得惊人产出(Output),而在另外一些时候,小小的打击就会导致系统崩盘,类似的情况层出不穷。人们对DeFi的态度也极端对立,有人将DeFi视为传统金融市场和Crypto产业未来,有人认为这又是另一场ICO(加密货币公开)狂欢。在这种情况下,专家们如何看待当前DeFi的发展趋势呢?记者采访了DeFi项目Crowfi的联合创始人莫钟宇、区块链生态设计项目Ellipti的开发总监姜成旭和就职于体制内金融行业的资产管理师裴振宇。 #从Compound到YFI事件 在公布采访内容之前,首先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最近备受关注的YFI事件。YFI是DeFi合约项目“yEarn”的治理代币,为什么这一代币会在突然之间出现问题呢?其实,早在6月份Compound发行治理代币COMP时,问题就已经在酝酿了。 发行治理代币是保证DeFi流动性供应的一个方法,用户获取这种代币的方法与“挖矿”相似,只要在系统设定可以产生治理代币的地方做出交易活动,即可获得治理代币作为回报。所谓的“利息放牧(Yield Farming)”也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概念。此外,治理代币持有者还对项目事件拥有投票权,像传统金融市场的股东一样,每个代币拥有1个投票权,持有越多治理代币,便拥有越多票数,相当于一种金钱政治。 这就导致人们对投票权被集中控制的担忧。最早因为治理代币暴雷的Compound就是如此。针对Compound内部投票通过的事件进行分析后发现,持有大量COMP的少数人经常能够影响投票结果。在这个问题上,YFI表现的相对较好,开发YFI的安德烈·克罗杰(Andre Cronje)曾亲口表示,“YFI不同于其他代币,不会预留开发者份额,所有代币都将提供给平台的流动性供应者作为回报”。 不过,YFI最后依然出现问题,主要是因为存入资金量突然大幅上升,代币价格同时暴涨所致。规模较小的项目因为供应量和流通量有限,在DeFi特有的预存和担保系统下,往往可以把杠杆效果放大到极致。因此,经常有一些DeFi代币会在短时间内价格暴涨,还有人利用DeFi的这一特点对项目漏洞进行攻击,甚至在受到攻击的过程中,代币价格也会出现大起大落。 如果只有这些问题,我们仍然可以把它看作一起展示去中心化自由市场经济面貌的事件。不过,这并非YFI问题的本质,真正的问题是从YFI衍生的“分叉治理代币”问题。 有人把YFI事件和美国的“次贷危机”相提并论。次贷危机源于2000年代初期美国为吸引国债投资而设计的房产投资方式。需要买房的美国国民以房产作担保贷款购买住房,然后银行利用国民抵押的房产为担保,面向投资者推出衍生金融商品,这就是次贷危机的起点。不过,一开始银行只面向信誉等级高的优质客户发放贷款,风险相对较低。将YFI比作次级贷款的人们认为,截至这一阶段的美国次级贷款发展情况与YFI分叉之前的情况非常类似。而后来美国银行不得不吸收更多投资者来防止多米诺效应,只能向信用度低的“不良客户”发放贷款,这一阶段与YFI分叉存在共通之处。 但实际上,YFI的分叉与次贷危机的情况非常不同。首先,前者以加密货币为担保,而后者则以房产实物为担保。其次,两者创造衍生金融商品的过程也完全不同。通过分叉拆分代币的过程中不会出现大的危险,可以按照去中心化算法简单完成。YFI的分叉治理代币YFII、YFII、YFFI在发行时也不需要特别的理由。理论上,YFI还可以继续衍生出第30代,乃至第100代治理代币。但是,不同于拥有yEarn这样一个实体项目的YFI,YFII等分叉治理代币并无实体项目做支撑,只是徒有空壳,价格却不断飙升。这才是最近发生的YFI事件的本质。曾经在ICO(加密货币公开)时期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业界相关人士对YFI事件表示担忧,也是理所当然。 #如何构建可持续的DeFi生态 那么,业内专家们如何看待最近备受热议的DeFi事件呢?记者就此问题询问了联合创始人莫钟宇和开发总监姜成旭,两人一致表示“应该搭建一个可持续的DeFi生态”。对于YFI和分叉治理代币的区别,莫钟宇联合创始人表示,“YFI是依托yEarn平台发行的治理代币,yEarn在发行YFI之前就积累了大约1000万美元的预存资金,但分叉币并没有实体项目依托,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约等于一种虚空的创造,投资者在投资某一合约项目时,应谨慎验证该项目在发行代币之前是否已经获得市场检验”。 他们还列举了各种例子。金成旭开发总监提到区块链票务服务项目“Get Protocol”和去中心化裁判服务项目“Kleros”,介绍了DeFi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条件。他表示,“我个人并不喜欢治理代币,认为DeFi项目应该尽可能发行实用性代币,拓宽代币的应用场景,开发新的商业模式。在这方面,Get Protocol就做的很好。Get Protocol通过把GET转入特定的销毁地址,来调整票价信息的变动,并且把相关记录用作票价信息修正系统的API点。在DeFi领域利用自身发行的代币提供Gas手续费折扣服务的1inch.exchange也非常吸引眼球”,“如果一定要发行治理代币,就要设计一套能够制约用户拥有过大权力的机制。比如Kleros引入了博弈论解决这一问题。Kleros规定,任何人想要贯彻个人的意见,必须拿出一定的代币做担保,一旦个人的意见被生态系统成员否决,就必须承担失去担保代币的风险。但是,现在的治理代币基本都不用承担此类风险”。 #DeFi领域的“MUSINSA”登场?去中心化聚合器腾空出世 从今年年初发生的DeFi项目漏洞受到攻击事件,到最近的DeFi项目分叉治理代币跑路事件,DeFi行业似乎还处于原始的“混沌”局面,就连DeFi业内相关人士也对DeFi生态的可持续发展表示深深的忧虑。 但是,除了暴露出的各种问题,DeFi也迎来了很大发展。尤其是从今年第二季度以来,各种聚合交易工具(Aggregator)表现抢眼。有市场研究数据显示,目前以太坊平台上大约20%的交易都来自去中心化聚合交易工具。聚合交易工具是对传统交易平台进行部分整合,相当于一个综合交易平台,但需要直接维护与用户的关系,预设有一定条件。不想麻烦的话,可以直接把它看作一种交易平台。姜成旭总监表示,去中心化聚合器就相当于韩国国内整合了各种服饰公司产品的服饰精品店“MUSINSA”。 DeFi聚合器可以聚合现有的DeFi领域产品,统一提供给流动性供应者和投资者。对此,莫钟宇联合创始人表示,“聚合器大体分为两类,一类建立在可审查的WEB2.0(亚马逊等)系统之上,另一类建立在去中心化不可审查的WEB3.0系统之上,“1inch”是后一种类型的典型项目。DeFi生态中如果没有聚合器,用户就需要一一了解UNISWAP、BALANCER、CURVE等去中心化协议。“1inch”把大多数去中心化流动资金池整合到一处,为用户提供最优化价格,用户即使不了解各种去中心化协议,也可以使用DeFi服务”,强调行业正持续改进用户体验,扩大应用场景。 #DeFi如何做成“大蛋糕” 最终,DeFi若想实现大众化(Mass Adoption),最重要的是开发简单、直观的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UI/UX),使大多数不了解DeFi机制原理的用户也可以轻松使用。除了以上两位专家,就职于传统金融行业的资产管理师裴振宇也表示,“从区块链小额贷款的层面来看,DeFi已陷入需求停滞局面,变成局内人的狂欢。若想可持续发展,就必须扩大实际的市场需求。为此,当务之急是创造一些行业外应用场景。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现在的DeFi热度和价格上升也有了合理理由”。对此,两位业内专家补充称,除了发展去中心化聚合器之外,还应努力引进加密货币之外的担保种类、改进UI/UX、下调Gas手续费等。莫钟宇联合创始人特别强调,“智能钱包领域正逐渐形成整合多个DeFi产品的聚合交易平台,为用户提供统一的DeFi生态入口,并为使用相关DeFi产品的用户免除Gas手续费”,认为这种方法可以解决DeFi最大的缺点之一——手续费昂贵的问题。 另外,监管问题也是大众化过程中无法回避的问题。今年7月,加密货币钱包公司“Abra”被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罚款后,有人曾预测监管当局很快就会盯上DeFi领域。对此,姜成旭总监表示,“DeFi合约本身只是一种程序,不会引起法律纠纷。如果出现监管问题,可以根据监管方向,对程序进行升级,迅速适应监管环境。从这一点来看,DeFi比其他区块链行业更容易实现大众化”。 但是,简单通过修改合同程序进行升级,仍无法避免与监管当局发生冲突。对此,莫钟宇联合创始人表示,“聚合器也需要面对平台内DeFi产品的合同风险。因此,不仅需要通过程式码稽核增强安全性,还需要相应的保险商品。在当前的去中心化环境中,所有责任都需要用户自负,但在未来DeFi市场进一步发展壮大之后,可以通过为合约产品上保险的方式,为用户创造低风险投资环境”,提出了制度化完善方案。他还表示,“DeFi生态还存在很多风险,但DeFi领域已经出现吸收CeFi(中心化金融)优点的聚合器等,正在不断发展。1inch的总交易量已经突破12亿美元,Argent、Instadapp、Zerion、Mykey等的累计用户数量也已超过10万。通过这些实质性发展,相信未来一定能够实现DeFi服务的大众化”。 Parker’s note:介于十常侍和罗斯柴尔德之间 采访过程中,姜成旭负责人表示,“谈到治理代币的负面作用,夸张一点来说,可能会演变成三国志中买官卖官胡作非为的十常侍”。十常侍是中国汉代灭亡前蛊惑皇帝操控中央政治的腐败宦官集团。他们通过卖官敛财,在选拔中央官员时完全不看重能力,只看给钱多少。这样通过买官飞黄腾达的下级官员也会用同样的办法卖官赚钱。最后,各级官员买官的成本还是需要老百姓承担。姜成旭总监谈到十常侍的故事,可能是感到这个故事与治理代币的结构之间存在相通之处。 听到这个故事,笔者不由得联想起今日深陷阴谋论争议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鼎盛时期。罗斯柴尔德家族从普通犹太古玩交易商发展到今日的地位,其决定性因素是什么呢?能够快速感知时代变化并果断采取行动紧跟时代,自然是一大原因。但最重要的仍然是“信誉”。 凭借“不做黑心古董交易商”积累下深厚信誉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某一天被普鲁士国王看中,委托他帮助王室管理账本。此后,拿破仑发起战争,普鲁士国王逃到国外,罗斯柴尔德家族仍然尽心尽责帮助国王守护财产,甚至在自己的财产被法国没收之后,仍尽忠职守。普鲁士国王因此深受感动,任命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梅尔·罗斯柴尔德担任王室的财产管理师。这便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鼎盛时期。 当前世界虽然瞬息万变,但直至今天,其本质仍然没有任何变化。繁荣的罗斯柴尔德家族通过血缘网络在全世界成立金融机构,始终坚持在信誉的基础上做交易。IT时代最重要的是数据信誉,两位业内专家也一致表示,“想要建立数据信誉,需要在技术上对合同端进行程式码稽核”。这样做足以减少当前针对DeFi漏洞的进攻,构建数据信誉。不过,在去中心化的基础之上,仍不断出现治理代币等极端操作方式,令人颇为担心。莫钟宇联合创始人表示,“未来DeFi领域需要保护好行业优势——长尾资产(Long tail Asset),通过制度防止CeFi风险”。站在十常侍和罗斯柴尔德的十字路口,DeFi行业将会走向何处?我们拭目以待。 *8月5日下午4点,Crowfi的联合创始人莫钟宇和Ellipti开发总监姜成旭将一同参与JoinD的YouTube直播。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