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比特币铂金事件”的高中生利用DeFi加密货币金融项目再次卷款?

因为所谓的“利息牧民”而在今年备受热议的DeFi在“ASUKA代币”事件发生后暴露出了各种问题。ASUKA代币是一种治理代币,由曾是加密货币开发人员的韩国人开发,发行后短短10个小时吸引到100亿韩元资金,一度备受国外加密货币社区热议,价格也上升到1个1600美元。然而,8月3日(当地时间),ASUKA的开发者关闭所有网页突然失踪,截止目前(下午1点),ASUKA币价已经跌至19美元。 # “制造出第一个韩国的YFI爆款项目应该也不错” 根据记者目前得到的消息,据称是ASUKA开发者的张钟灿(社区网名)是一个20岁出头的韩国人,并且参与过各种区块链聚会。社区有人推测他就是2017年“比特币铂金事件”中三名高中生里的核心人物“wjcloud”。 今年7月YFI话题大热,是刺激张钟灿开发ASUKA代币的主要原因。YFI是DeFi协议项目“yEarn”发行的治理代币,凭借“利息牧民”和“限制发行量与流通量”的设定,币价一度出现暴涨。问题在于,此后YFI分叉成YFII等,引发了“连环投机”现象。一些投资者使用担保贷款进行担保,增加杠杆,把去中心化金融的特点利用到极限,当时仅YFI的APY(年利率)就高达500%,非常罕见。 得知DeFi市场的这一现象后,张钟灿从7月下旬开始在自己经常出没的加密货币论坛“币圈幼儿园迎春花班”中对这种项目的表示兴趣。在正式发行代币之前,他曾于8月1日(当地时间)在迎春花班论坛发帖写到,“制造出第一个韩国的YFI爆款项目,应该也还不错”,表明了自己的动机。接着,他在8月1日晚间直接开通“asuka.finance”(现已关闭),并发行代币。代币名字“ASUKA”取自日本动漫《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的角色名字。 #YFI开发者:ASUKA很有意思 现在已经关闭的“asuka.finance”网站显示,ASUKA的总发行量为1.015万个,在通过“利息牧民”分配代币的第一周,流通量共计5000个,和YFI一样,它的发行量和流通量都有限制。得益于此,原本价格只有20美元的ASUKA代币一口气暴涨到1600美元,就连YFI的开发者安德烈·克罗杰(Andre Cronje)也曾对ASUKA表示关注,称“这个项目(ASUKA)很有意思”。由于YFI在DeFi投资者之间颇有名气,克罗杰的推特很快在外国币圈中产生了“病毒式营销”的效果。ASUKA流动资金池中一度涌入835万美元资金,张钟灿甚至通过“币圈幼儿园迎春花班论坛”宣布“项目在10个小时内成功筹得100亿韩元”。 # 突然关闭所有前端页面,销声匿迹 ASUKA的上升趋势一直持续至8月3日清晨。8月3日早上4点30分,张钟灿再次通过“币圈幼儿园迎春花班论坛”炫耀成果,写到“ASUKA成为第二大DAI(MakerDAO发行的稳定币)持有者,这是10个小时的成就,算起来我的时薪高达10亿韩元”。但在上午7点30分左右,他突然退出论坛聊天群,引起了人们对其“卷款逃跑”的质疑。到了当天上午,ASUKA的所有前端网页关闭,Telegram账号也被注销。这一消息传出后,价格高达1600美元的ASUKA币应声下跌,截止当日下午1点已经跌至14美元。 #张钟灿套利多少? 张钟灿退出社区后,有传闻称他已经把约合100亿韩元的用户存款全部“套取变现”。但这一传闻并非事实。币价最高时,流动资金池里的金额一度高达100亿韩元,但这些都是投资者的资金,并非归张钟灿所有。不过,如果他拥有“管理员密码”,也可以进入流动资金池,但他已经自毁管理员密码。因此,张钟灿很难利用流动资金池里的资金变现。 对此,Growfi的联合创始人莫钟雨表示,“DeFi代币开发者获取收益的途径大致有二,一是前期挖矿所得代币,二是管理员(Admin)代币。若想了解他套利的具体金额,需要对合约内容进行一一分析,还需要一定时间”。由于ASUKA在发行时已经销毁前期挖矿产生的1000个代币,套利只能利用管理员代币实现。DeFi相关人士推测,张钟灿分到的管理员代币约有40个,按照ASUKA最高1600美元的交易价格,实际能够套利的金额约为7630万韩元。 #资金被套牢的投资者,能否顺利解套 所有前端页面突然关闭,可能导致把资金放入流动资金池的投资者蒙受损失。莫钟雨表示,“即使前端页面全部关闭,用户应该依旧可以通过直接登陆Etherscan的MetaMask钱包提取资金”。因为在页面关闭之后,流动资金池中的资金仍在持续减少。对于张钟灿8月2日突然出现在“DeFi Korea”聊天群宣布空投计划的情况,他表示“可能只是单纯为了给ASUKA项目做宣传”。“DeFi Korea”是韩国分享DeFi项目信息的核心论坛。 有看法认为,从DeFi去中心化金融的特点来看,监管当局很难对这起事件进行处罚。而且,张钟灿在“免责条款”中明确表示,即便项目进展不顺,自己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不过,即便相关法律缺失,且有免责条款护身,对于这种卷款跑路的项目,现在也有很多处罚案例。对此,某加密货币相关人士说,“即便他没有直接开展类信贷业务,突然关闭前端页面并单方面抛售代币,也完全可以对其进行处罚”。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