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脸书币遭围攻,Ripple大不同?

脸书公开Libra的白皮书后,外界反应热烈。有消息称,马克·扎克伯格在公开白皮书之前曾经与各国官员见面沟通,寻求解除相关规制,但真正揭开面纱之后,产品却似乎并不完全令人满意。因为他在Libra白皮书中写入了“将脸书打造成全球银行”这一充满雄心的宣言。然而,即便未来加入Libra协会的合作伙伴超过100家,最终还是只能通过有限的协会为Libra代币提供信用担保。 官员们的反应非常冷淡。最近美国政治圈针对IT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等,采取了一系列制约措施,Libra也未能幸免。Libra白皮书公开后,美国议会立刻表示担忧,并要求召开“Libra听证会”。据说,听证会定于7月17日(当地时间)举行。此外,据说在欧洲,法国也在积极周旋着组建旨在针对Libra制定规制的G7工作小组。从各国迅速作出反应的情况来看,脸书的名号确实足够响亮。 问题在于,即使在传统区块链行业,脸书也并不受人待见。这种巨头企业进入区块链市场固然会给行业带来壮大效应,但它们寻求通过区块链实现的蓝图却遭到了业界的很多批判。有看法认为,这种一开始只有30个左右节点的许可式区块链与中心化的系统并没有大的差别;也有看法认为,Libra声称使用代币可以帮助那些无法使用银行的人都是谎言。也就是说,Libra受到了行业内和制度圈的双重围攻。 Ripple,我相信制度圈 脸书宣布会遵守制度圈的规制。但脸书拥有近25亿用户基础,而且有特定的企业联盟为其信用提供担保,这一点必然会对制度内的金融势力产生威胁。 在脸书遭遇围攻的情况下,Ripple(瑞波)则完全发挥了利用区块链为制度圈提供辅助的作用。Ripple并不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进行对抗。Libra即便没有银行,也可以提供有Libra协会担保的脸书币,而Ripple没有银行就失去了存在价值。 这是因为,Ripple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简化制度内银行的转账程序而诞生的。因此,Ripple的CEO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曾表示,“我们是一个寻求与银行一起解决问题的公司”,宣布不会与制度内的银行对立。不久前接受Join:D采访的GOPAX总裁李俊行(音)也曾表示“最近人们对Ripple改变了认识,在美国对虚拟货币采取规制措施成为热门话题的情况下,Ripple摆出了一幅完全遵守规则的姿态”。 Ripple独特的优点? Ripple公司表示,跨境转账市场一天的交易量高达5万亿美元,而现在银行只能使用往户账(Nostro)处理跨境转账,而且转账程序非常复杂。往户账指人们从A银行向B银行汇款时,为解决互信问题,银行在对方银行开设的预存款账户。因为如果没有提前在账户中进行预存款,就会存在“吃霸王餐”的风险。问题在于,随着跨境转账的主体不断增加,对往户账的需求也越来越大。Ripple公司声称,全球用于往户账预存款的资金量已经达到27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有27万亿美元的资金被困在往户账中,无法流动。 Ripple宣布将利用区块链消除往户账。使用Ripple网络,通过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实现银行互联,可以将至少需要两天的传统跨境转账速度缩短到3~4秒,而且无需往户账。如果不使用XRP(Ripple公司发行的币),只通过Ripple网络进行转账,就是XCurrent,使用XRP进行更快的转账交易,就是XRapid。现在XCurrent主要用来与银行合作,XRapid则正与世界上排名第一第二的汇款企业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和速汇金(MoneyGram)合作进行业务测试。 局限性? Ripple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区块链行业的大力批判。因为它使用封闭式管理方式,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精神。Ripple对此表示,“在节点推荐名单中,一半以上的人来自Ripple之外,Ripple公司所管理的节点只占所有验证节点的6%左右”。 另一个问题是它的“盈利模式不够清晰”。Ripple公司似乎只能通过XRP代币价格上涨获得收益,而且银行不一定非要使用Ripple,通过自主协议也可以达到目的,就像摩根大通集团的JPM一样。事实上,JPM币公开的时候,曾有看法认为Ripple很快就会倒闭。 不过,Ripple公司对此作出了反驳,它表示“不少人以为,Ripple公司只有XRP这一个收益渠道,认为一旦币价升值,公司就会抛售套现。但实际上,基金会所持币量的60%都是锁定状态的,即便币价上升,出现抛售,由于这样做会损害Ripple的长期发展趋势,公司也不会抛售XRP。而且,Ripple的收益渠道不仅是XRP,它还会向用户收取类似订阅费的费用。比如银行或者汇款企业与Ripple网络签订合作关系后,它们就需要按照一定的周期支付订阅费。也就是说,不断扩大Ripple网络,才是Ripple公司的真正收益来源”。 针对银行搭建自主网络后Ripple就会倒闭的看法,加林豪斯表示,“其他银行是否会使用JPM币,这是一个问题,它不具备较大的扩展性”,暗示信用主体存在局限性。也就是说,Ripple的优势在于它不同于其他虚拟货币,它不存在为支付提供担保的主体,只是在银行和银行之间搭建桥梁的货币,因此具有较大的扩展性。 阴谋论频出? 由于Ripple的概念本身属于亲制度圈币种,关于Ripple的阴谋论也层出不穷。比如有说法称“Ripple其实是制度圈制造的秘密兵器”等。其中一位名为“bearableguy123”的Reddit用户提出的阴谋论在国内外比较盛行,他的外号“小熊”在韩国非常出名。 名为“bearableguy123”的用户上传类似图中的谜语题,诱使Ripple的投资者解谜作答。因此出现了很多诸如“解谜结果显示,今年(2018年)Ripple会升值到589美元”,“中央银行将和Ripple合作”等有趣的答案。不过,升值到589美元的解读已经被证明并非事实。 虽然如此,投资者依然对制度圈和Ripple的关系表示怀疑。2019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曾表示,“银行应积极适应新的技术,以便为顾客提供更好的服务。Circle和Ripple都在努力致力于这种改变”。这一表态再次令投资者开始对Ripple的玫瑰色未来充满幻想。那么,Ripple是否真的像投资者想象的那样,通过与制度圈合作,开启金融领域的新大门,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生存战略呢? Parker’s note: 整个区块链世界似乎已经围绕金融霸权分裂成三个对立的阵营。第一个是被称为IT巨头的企业集团,包括脸书、苹果、谷歌等;第二个是今天我们探讨的Ripple,从区块链中获得灵感,却选择与制度圈合作来发展自己;第三个是利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本质特点设计新的金融机制的阵营,最近行业内热议的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 Def)也属于这一范畴。在下期的Parker’s Crypto Story中,我们将重点探讨第三阵营的发展情况。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