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金文洙] 韩国新政如何成功?

[金文洙的Token Biz] “国家财富靠创造,而不是传承”。迈克尔·波特凭借这一伟大的宣言改写了1776年亚当·史密斯发表《国富论》之后持续200年的传统经济理论。因为迈克尔·波特的理论不同于传统的经济理论,他认为国家的繁荣不依靠拥有的资源数量,而是依靠不断的创新和改革,进行新的创造。(《国家竞争力理论和实践》找东城) 最近韩国政府相关部门联合发布的“韩国新政”综合计划宏大的蓝图和规模吸引了很多关注。但是,对于政府发布的计划,人们需要更加详细地研究、探讨其中的具体内容。因为国家财富不能简单依靠继承得到,通过创造获得财富的发展机制才是能够创造更多财富的国家战略。 “机制”是最新经营战略教育最重视的概念。机制研究的大家、赵东城教授表示,企业的长远成功不仅仅取决于经营主体、经营环境、经营资源等基础条件,还取决于企业在长期发展中形成的经营模式和经营方式等发展机制。 机制设计在经济学中也颇受热捧。莱昂尼德·赫维奇、埃里克·马斯金、罗杰·迈尔森等经济学家还凭借创建和发展的“机制设计理论”的贡献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经济学中,机制设计理论与博弈论是两个“相反”的概念。博弈论主要研究人们在何种规则下会做出何种选择,机制设计理论则研究如何设计规则和制度能够引导人们做出特定行为。 因此,“韩国新政”作为韩国在新冠疫情之后的宏大国家发展规划,为确保新政的成功实施,除颁布各种大胆的政策之外,还必须设计出合理的内部机制,确保这些计划取得成功。根据政府发布的新政推进体系,总统将亲自牵头成立韩国新政战略会议,建立党政合作协商机制,由企划财政部牵头成立具体的执行和支持机构。 笔者建议,为提高韩国新政计划的成功率,还可以尝试采纳以下建议。 首先,为实现数字创新,数字教育的主管部门——教育部需要改变现在的监察系统和监管模式。教育部最近宣布引入“负面清单”的监管方式,加快教育创新的步伐。也就是说,教育部将废除没有法律依据的各种规制条款,制定明确的“不可为”清单,只要不涉及负面清单中列举的内容,所有措施都可视为“创新”与“合法”。为此,教育部甚至了实施“高等教育创新沙盒”制度的计划。但在现实中,学校忙于处理接到的各种政府公文,受制于各种规制约束,很难抽出精力进行“创新”。 教育部的信息安全规制也需要改革更新。根据韩国新政提出的十大课题,政府计划2022年前为所有教室设置无线网。目前在韩国的学校教学中,确实还有不少学校不具备网络教学的条件,老师在课堂上搜索资料时,还需要使用个人手机分享热点。在这个时代,连学校门口的咖啡厅都可以免费上网。政府若有意构建网络教育整合平台,就不应等到2022年,而是设法在今年年内实现无线网络基础设施全覆盖,从根源上防止各地的数字教育水平拉开差距。 其次,韩国新政综合计划中缺少农业数字化升级的蓝图和发展规划,需要尽快补充。COVID-19疫情很容易导致全球粮食供应链断裂重构,粮食可能会成为国家竞争的重要谈判筹码。农村地区的老龄化日益严重,政府必须从国家层面出发,大力推动农业的数字化和现代化升级,确保粮食安全。只有从国家层面重视农业的数字化升级,被划为人工智能(AI)特区的光州和全南地区才能获得发展动力。 第三,韩国新政若想取得成功,还必须大幅强化民众的角色。从政府发布的韩国新政综合计划来看,政府打算投入160万亿韩元资金推行新政,创造190万个就业岗位,而在推行新政过程中,计划中主要强调了中央政府的作用,却没有体现民众积极参与的重要性。创造性数字创新大多源自民众的日常社会活动经验,很难通过自上而下的安排规划实现。打造创新的包容型国家,不仅要构建以人为本的经济福利体系,还需要把国家创新的主导权交给国家。 第四,必须加强对政府机构领导人的数字教育。民众提出好的创意时,政府组织应当能够迅速作出反应,否则民众的创新就会遭遇官僚主义壁垒,无法获得采纳。因此,我们必须对政府机构的领导人和各机构负责人进行人工智能与数字化教育,并将人工智能和数字化教育成果纳入公务员晋升考核体系,保证越是身居高位的公务员,越是具备更高的专业数字化知识。比如,三级公务员的数字知识水平应高于四级公务员。否则,就会延续以往各部门只安排一线工作人员参与数字创新教育、部门领导人只负责参加各种外部会议的一贯作风。 第五,韩国政府必须明确宣布,通过韩国新政综合计划打算把国家竞争力提高到何种水平。根据政府公开的新政综合计划,未来韩国的发展目标是“智能国家、绿色先导国家、更有安全感的温暖国家”,其中大部分都是无法量化的形容词。韩国新政综合计划若想真正取得成果,而不只是停留在口头的宣传,政府就要制定一个明确的国家竞争力提升目标。2020年6月瑞士瑞士国际管理学院(IMD)发布的排名显示,韩国的国际竞争力排名为全球第23名。关于如何提升这个排名、提升到什么程度?政府需要提出一个具体的目标。 此外,政府还应主导设计并开发能够体现数字创新能力的的数字国家竞争力评估标准,更新国家竞争力排名机制。此举可以帮助韩国成为发达国家评估标准创建者,而不仅仅是被动接受评估,通过主导制定更加科学的评估指标,主导国家竞争力评估的发展方向。 文在寅总统发布韩国新政综合计划时表示,如果韩国在这个时候落于人后,未来将会永远沦为二流国家。韩国战争之后,韩国从最贫穷的国家发展成二流国家,付出了很大牺牲和努力。现在若想从二流国家发展成一流国家,韩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并转变观念。若要避免以往帮助韩国发展的习惯和观念成为阻碍韩国发展成为一流国家的绊脚石,韩国必须从一开始就按照发达国家的思路和数字化发展逻辑,设计好新政综合计划的各种机制。 金文洙 aSSIST经营研究生院副院长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