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郑顺炯】荷兰东印度公司vs以太坊

【哲学家的去中心化杂论】笔者最近拜读洛德韦克·彼得拉的著书《全球首家交易所史话》,从中发现了400年前商业发达的荷兰证券市场和现在区块链项目的共同点。这篇文章将向大家介绍几点笔者的发现。 #公募(Public Offering) 壬辰倭乱10年后的1602年8月31日,荷兰阿姆斯特丹一个股份公司的“公募(Public Offering)”活动在当日凌晨结束。当时共有1143人通过公募成为该公司最早的股东,筹集了367.4945万荷兰盾(当时荷兰的货币单位,367荷兰盾相当于现在的1300亿韩元)。这是历史上最早面向不特定多数人进行的融资活动,由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实施。 2014年9月,两个月前德国对阵阿根廷的世界杯决赛余热未尽。截止瑞士楚格时间2014年9月2日凌晨,以太坊为期约42天的公开融资(ICO)共吸引6670余人(实际开户人数)投资,募得约3万个比特币。按照当时的比特币行情,这一融资规模约达200亿韩元,在通过网络进行的云基金筹资规模中位列历史第二。当时1个以太币的公募价格为0.31美元。 #②公募方式 东印度公司的公募过程大致如下:投资者直接前往东印度公司创始人之一、荷兰商人本·奈斯家中表明投资意向,并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向书记员提出请求,在厚重的羊皮纸账簿(book)上写下本人的名字和计划认购的金额,如“洪吉童,50盾”。当时并无任何证票形式的股票或证券概念,只能通过账簿,根据投资者的投资额分配股份(share)。 以太币的公募过程也非常相似。投资者必须使用比特币认购,需要在制定日期之前,把比特币转入地址为“36PrZ1KHYMpqSyAQXSG8VwbUiq2EogxLo2”的账户。投资者可以通过Coinbase交易所账户或维塔利克·布特林(以太坊创始人)亲自设计的项目参与公募。在以太坊区块链启动后,参与投资的账户将以“账户名,以太币数量”的形式记录在区块链中。 #③ 商务模式 东印度公司的商务模式很简单:造船→进行贸易→交易商品→分发利润。当时世界正处于大航海时代,远航的船只成功完成贸易活动归来后,投资者可以获得2-3倍于投资款的回报。不过,当时的类似筹资都仅仅在小范围内面向商人联盟或者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进行,只有东印度公司面向不特定多数人进行筹资。有趣的是,当时东印度公司虽然成功募集到投资,但最初其经营计划并不明朗,就连制造几艘船只、交易何种商品都没有明确写入计划,只是先出售股份筹集用于经营的资金。而且,当时这个项目面临着较大风险,如果远航的船只不幸遇难,或者未能成功完成交易,投资者就会失去所有的投资。 以太坊的设计也很简单:在以太坊平台上开发各种应用(DApp)、人们使用DApp需要支付以太币、以太币的需求上升→以太币的价格上升。和东印度公司一样,以太坊在设计之初并没有设计详细的经营计划,只发布了项目白皮书和黄皮书两篇论文,公开了四个阶段的项目研发计划,相当于出售经营理念换取资本。当然,这个项目也有可能失败。如果研发失败,以太坊可能从一开始就不会上线;即便顺利上线,如果不能吸引足够的DApp和用户,投资者也会血本无归。 #④交易启动 在东印度公司的公募结束大约6个月后,参与认购并持有3000盾股份的股东雅安·阿尔莱茨出售了本人持有的3195盾东印度公司股份。阿尔莱茨在持有股份的6个月内获取了6.5%的收益。此后,东印度公司股票的交易价格在大约五年后增加2倍,7年后进一步增加到原来的4倍。而这时,公司的贸易船还没有出发。 以太坊的账簿(最早的区块)在公募结束大约1年后的2015年7月30日启动,截止一周后的8月7日,以太坊共生成4.6146万个空区块,接着在第4万6147个区块上出现了第一笔交易。地址为“0xa1.”的账户向地址为“0x5d..”的账户转入了0.000000000000031337个以太币,并支付了1.05以太币作为手续费。至于这笔交易究竟是正常的用户交易,还是纯粹的交易测试,我们无从得知。 #⑤ 出售(交易)程序 东印度公司设计的出售股份程序大致如下:有意购买股票的人和打算出售的人均需前往东印度公司的办公室找会计负责人登记,由会计负责人修改账簿记录,然后经由2名理事签字证明(账簿中记录了1628年-1798年公司倒闭前的所有交易记录,保留至今)。会计账簿负责人对每笔转让交易收取60分手续费,购买方可以带走一份交易记录的复印件,并需要额外支付1.2盾的印花税。 变更以太币所有权的程序大致如下:计划卖出以太币的用户需要生成账户信息、手续费、交易金额和本人账户签名等数据。这一数据生成并进入以太坊系统后,会有数百、数千个挖币者(客户端)根据收取的手续费对数据进行处理,将这笔交易计入下一个区块。如果支付的手续费较高,这项工作可能会进展较快,否则可能耗时更久。但是与东印度公司的账簿相比,由于以太坊系统的会计负责人是挖币者群体,所以不需要额外两名监视者,而且根据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算法的设计,账簿中根本不可能出现错误的数据。 #⑥ 账簿造假 vs DAO攻击 东印度公司会计帐本的负责人是巴兰特·兰普。交易需求较多的日子,兰普的房间中一整天都会有东印度公司的理事等着签字。兰普是个工作细致的人,所以很多理事不看账簿内容,直接签名了事。时间长了,会计账簿基本只有兰普一个人查看。 有一天,汉斯·保罗突然来到办公室。他给兰普提出了一个危险的建议。他要求兰普不要记录自己账户出售的股票份额,两人通过账簿造假一起赚大钱。兰普接受了这个建议,他们在两个月里制造了3.3万盾“幽灵股份”进行出售(当时阿姆斯特丹运河附近的一套河景房也只卖2000盾)。于是就有了受害者,导致公司在九年内受到三次审判。一审二审的法院都判决东印度公司理事赔偿客户损失,但三审法院支持了理事的立场。 以太坊发布后也顺利发展了一年时间。但是在2016年4月末,利用以太币进行的“The Dao”项目众筹使以太坊经历了重大转折。该项目使用以太币进行众筹,计划利用筹资的基金投资其他以太坊生态项目,类似一种区块链版本的风险投资基金。当时The Dao基金共筹资到相当于2000亿韩元的资金,人们对基金和以太坊生态的前景充满期待。然而,管理这一基金的项目代码 (智能合约)存在某个漏洞。2016年6月17日,黑客利用这个漏洞对基金进行攻击,750亿韩元被盗,相当于基金总金额的1/3;2016年7月20日,以太坊社区为挽回被盗损失强行硬分叉,取消了黑客的交易。但是,升级(硬分叉)引起很大争议,最终以太坊的账簿系统被一分为二,分成以太坊和以太经典。 当然,东印度公司帐本造假和以太坊DAO攻击事件的性质不同。对于东印度公司来说,公司并没有直接进行帐本造假,而是公司的股份遭到了严重诈骗。以太坊的硬分叉类似于东印度公司的理事们取消相关交易记录,重新修订账本的操作。一分为二的以太坊就好比取消东印度公司账本交易记录的反对论者在复制原账本之后成立了新的“东印度公司2.0”。 #⑦ 新时代、新技术、新技法 荷兰引入的股份公司概念,比英国东印度公司领先了十年。另外,荷兰人为克服账簿交易的不方便,还引入了期货合同等先进的金融交易技术。当时除去参与交易的商人,其他人对这种交易方法很难理解。然而,这种方法后来演变成近现代资本主义系统的核心,并引领了21世纪的发展。 比特币已经诞生10年,在过去十年,加密货币社区也开发出了尖端的加密技术和金融交易技法。当然,期间也发生过很多事件事故。但这个系统还是在不断发展进化,创造出更大的附加价值。那么,现在以太币等区块链能否继续像东印度公司一样创造历史,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郑顺炯 Onther公司代表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