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Paker] EOS的Block.one再陷非议,ICO重现法庭论争?

[Paker’s Crypto Story] 2019年9月,EOS的开发公司“Blockone”遇到了一件利好的利好事件:SEC向“Blockone”开出了2400万美元的罚款单。当时EOS社区普遍将这一消息视为利好。可能会有读者好奇,罚款怎么算事利好消息呢?这是因为,人们认为此类项目总会被体制内的监管限制找上门来,而处罚的力度也不过如此。鉴于EOS项目在大约一年时间内通过ICO(加密货币公开)募集的金额高达40亿美元,这些罚款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业内普遍认为,SEC的处罚措施反而帮助EOS消除了潜在的利空风险。 #原以为事情已经结束 想到不久前因为打输与SEC的官司而宣布停止项目活动的Telegram区块链项目“TON”,2400万美元的罚款确实不算什么。而且,TON通过ICO募集的资金规模仅有17亿美元,远不及EOS。当然,与TON项目相比,EOS虽然标榜去中心化网络,但由于该项目仍有明确的运营公司,随时可能受到强力监管。 问题在于,围绕EOS项目ICO的法律争端并不像人们预料的那样已经完全画上句号。虽然暂时逃过了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毒手,却无法避开外部律师事务所的诉讼攻势。今年4月,美国一家名为“Roche Cyrulnik Freedman”的律师事务所针对包括Blockone在内的11个加密货币公司提起了诉讼,指控原因是这些公司“涉嫌销售未登记证券”。除Blockone之外,受到指控还有币安、Tron、Civic以及经营Bitmex的HDR全球交易公司、Kyber Network、 Status、Bibox、 Quantstamp、 Bancor、 KuCoin等知名加密货币公司。 #从普通诉讼发展到集体诉讼 单纯地受到指控,并不是一件大事,而且这一指控也并非单独针对Blockone。问题在于,EOS早期的代币投资者雇佣强大律师团在5月18日(当地时间)针对Blockone提起了集体诉讼。这一诉讼仅针对Blockone一家公司,原告方的代表据称是加密货币基金会“LLC(有限责任公司)”。 集体诉讼与普通诉讼的区别不仅在于诉讼成立的条件不同,而且集体诉讼在胜诉后,没有参与诉讼的受害者也可以获得被告的赔偿。比如2016年星巴克因为在饮品中加入过多冰块而被要求赔偿500万美元的集体诉讼案件(诉讼被驳回),就是一个典型。在这种诉讼中,少数提起诉讼的受害者可以把没有参与诉讼的其他受害者所蒙受的损失也计算在内,要求被告作出赔偿。因此,如果原告在集体诉讼中胜诉,Blockone将需要支付一笔巨额的赔偿。 #原告主张:Blockone提款数额接近ICO募款金额的90% 原告方的主要指控与4月份Blockone受到的指控内容基本一致,即向早期投资者非法出售未经登记的证券。此外,原告还主张,Blockone在进行ICO时对EOS做出了重大虚假和误导性陈述,指责EOS的募款过程不够透明。Blockone从启动ICO的第五天就开始不断从账户提款。据原告指控,Blockone在ICO期间提取的金额规模接近募款总规模的90%,平均每隔3-4天就会取出一部分资金。对此,原告表示,“虽然没有明令禁止在ICO期间取款,但投资者对于Blockone取出金额的用途非常担忧,怀疑这笔钱可能被用来人为制造需求、抬高EOS代币价格”。 #最近的法律趋势支持原告方的主张? 下面本文将向大家介绍长期向加密货币专业媒体“Theblock”供稿的安德逊·吉尔律师事务所(Anderson Kill law firm)合伙人律师斯蒂芬·帕尔利的观点。据他所言,最近美国的法律趋势可能对原告方更为有利。 美国证券法10b-5规定,“原告需举证被告对重要事实进行了虚假陈述或遗漏,并举证原告是因为相信了被告的陈述和进行了交易”。根据这一规定,原告需要对相关事实进行举证,并拿出明确的证据证明自己是因为相信了被告的虚假陈述才会进行交易。但是,考虑到金融市场瞬息万变的特点,原告很难举证交易当时是否因为轻信了被告的行为。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起集体诉讼必须满足多数性、共同性、典型性、恰当性等四大方面的条件,才可以成立。但是在举证被告存在虚假行为的过程中,原告方很难满足“共同性”的要求。所谓“共同性”,指提起集体诉讼的成员遭遇了共同的问题。比如在同一个诉讼集体中,成员A和B都是因为看到被告发布的文件而决定投资,这就符合共同性原则。但是,根据10b-5条款在虚假公告问题上对“共同性”的要求更为严格。即便A和B都是在看到被告发布的同一份文件之后决定投资,如果两人从被告方面听到的陈述存在不同之处,也不符合共同性标准。 在如此严格的标准之下,如果围绕虚假事实进行法律攻防,原告将很难获胜。帕尔利合伙人律师表示,1988年市场欺诈理论获得法院认可后,这一情况开始有所改变。所谓市场欺诈理论,是指“在股市等有效市场,如果存在虚假陈述行为,那么证券市场价格对这一虚假陈述的回应,就可以视为交易者相信虚假陈述进行了交易”。也就是说,在认可市场欺诈理论的前提下,原告无需具体举证公开市场虚假陈述的明确证据。因为投资者买卖证券的行为本身就可以视为虚假陈述的影响力范围。帕尔利合伙人律师特别强调了2014年美国联邦大法院在判决哈里伯顿公司会计造假案件时重审对市场诈骗理论的认可,确立了有利于原告的原则。哈里伯顿是美国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经营的军需企业和石油能源企业。在此案判决时,曾有不少人推测市场欺诈理论会被打破,但美国联邦大法院最终支持市场诈骗理论,进一步巩固了当前的局面。 帕尔利律师表示,在Blockone案件中可能也会认可同样的市场欺诈理论。虽然这一理论的前提“在股市等有效市场进行虚假陈述行为”,存在一定争议的空间,但是ICO本质上确实属于公开市场,很可能会按照以往判例作出判决。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发现Blockone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并且原告曾通过ICO购买代币,就可以视为证据。 #SEC的措施也有利于原告 因此,帕尔利合伙人律师表示,去年SEC的罚款可能会成为对Blockone的不利因素。因为缴纳罚款本身就相当于承认了当时SEC指控的“销售未登记证券的嫌疑”。这里涉及到法律上的禁止翻供( Estoppel)原则,Blockone很难在未来的法庭上主张“当时认罚并不意味着公司承认行为有失”。 原告律师团的阵容对Blockone也非常不利。帕尔利合伙人律师分析称,原告委托的 Grant&Eisenhofer P.A. 律师事务所不仅都是专业的资深律师,而且拥有强大的资本支持,可以展开长时间诉讼。也就是说,这场集体诉讼对Blockone来说,将是一场硬战。另外,面对风雨飘摇的开发公司,EOS社区将会采取何种行动,也将对案件的走向起到重要的影响作用。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