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JOA] “围栏养殖”造成海洋污染,需着手净化行业环境

[星期四JOA] 围栏养殖场的事情,大家可能从教科书上都有了解。为保证特定水产的渔获量,人们通过在海中设置围栏进行水产养殖,就是所谓的围栏养殖。过度的围栏养殖会导致海洋污染,反而引起一系列副作用。在加密货币市场,也存在类似的概念,以“围栏拉盘”的方式拉高币价。 #开放的交易所“围栏养殖场”,进来容易出去难? “围栏拉盘”的现象一般在特定交易所限制一些正在市场流通的加密货币交易时发生。比如说,A加密货币同时在B交易所和C交易所流通,只要C交易所限制这种加密货币的存取交易,就满足了进行“围栏拉盘”的条件。因为C交易所这样做,相当于从技术上截断了可能从外部进入的A加密货币,消除了这种加密货币供应上的变数。这样一来,C交易所内部可以购买A加密货币,外部却无法卖出这种货币,很容易人为拉升加密货币的价格。 那么,“围栏拉盘”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不少人认为这个时间节点是2018年。2017年加密货币“牛市”,正常的市场需求足以带动加密货币价格上升。但从2018年开始,市场需求逐渐减少。最重要的是,受到过高评价的代币规模日益扩大,即便在其他交易所上市,效果也非常短暂,在短期的上升后,往往都会迎来价格暴跌。 以下内容并非100%的事实,很大部分都是基于实际情况做出的推测。不过,当时的情况和币价涨跌模式令很多人开始怀疑交易所故意进行“围栏养殖”。首先是时间点高度契合。2018年牛市结束后,由于交易量持续下滑,国内外一些交易所开始人为设置大量的加密货币交易限制。虽然有时因为加密货币本身真的出现问题(硬分叉等)而出现相应加密货币在所有交易所集体被暂停交易的情况,但奇怪的是,个别交易所突然限制某种加密货币交易的情况日益频繁。这些交易所公布的理由包括遭到黑客袭击、防止与其他交易所价格偏差过大、系统错误等等,而且受到限制的一般都是市值总额较低的加密货币,进一步引起了投资者的疑心。也就是说,投资者怀疑交易所只选择自己能够独立操纵行情的小规模加密货币项目采取交易限制措施。 虽然如此,由于相应的加密货币在被限制交易后,价格总会出现暴涨,不少投资者开始主动进入“围栏养殖场”,市场中也暗暗传出“限制交易=价格暴涨”的投资公式。就这样,“围栏拉盘”通过引诱投资者入栏拉动交易量上升,却令投资者无法轻易出局。 #从“围栏养殖”到征服大海 俗话说,一个人要么从不赌博,一旦赌博就不会一次收手。事实上,进入围栏养殖场的“鱼儿”虽然并不是自愿被关在栏中,但他们确实为追逐养殖场的“鱼饵”自愿参与了围栏拉盘的过程。因为一旦品尝到养殖场“鱼饵”的甜头,人们就很难忘记,而且很快就会期待吃到更有刺激性的“大饵”。 这时候,一些交易所开始不满足于围栏养殖,寻求去征服整个大海。这些交易所开始发行自主加密货币,进行更为积极的“拉盘”。虽然我们无法100%确信“围栏拉盘”是交易所人为操作,但交易所自主加密货币的发行主体就是交易所本身,与以往相比,这些交易所可以更加露骨地进行拉盘操作,而且可以轻松达到“围栏拉盘”无法比拟的效果。进行这些操作的交易所大多都是2017年牛市结束前后或2018年之后诞生的新兴交易所。 #大海发怒了?那些交易所现状如何 《圣经》中记载的巴别塔的故事告诉人们,过度的贪欲会引起大海的愤怒。虽然称不上道德的“审判”,但是根据高风险高受益的市场法则,很多交易所都正在走向末路之路。特别是2018年带动交易所加密货币大热的全明星币和ZEST币,现在的情况颇不乐观。全明星币的前代表在2月20日的一审判决中被法院认定诈骗罪成立,判处17年有期徒刑。ZEST币也在5月25日以渎职嫌疑被投资者告上法庭。这两个交易所的嫌疑都与“交易所币”密切相关,但人们看到了无视行业生态的人为“拉盘”可能带来的后果。在《特金法》尚未生效、《资本市场法》也无法应用于加密货币市场的情况下,全明星币受到这样的判决,更体现了这种行为后果的严重程度。 #为构建健康的行业生态,需进行制度化协议 那么,“围栏拉盘”真的无法受到应得的审判吗?目前虽无直接的相关判例,但从较大范围来看,针对操纵加密货币价格问题判例已经存在。那就是Upbit交易所在“涉嫌违反伪造电子记录与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而受到审判过程中备受争议的“内部互转交易”和“虚假交易”问题。 当时法庭的判决是,“公诉诉状中指控Upbit使用他人账户ID8制造虚假交易量,并向普通投资者宣传虚假的交易繁荣情况,这一指控很难成立。一般来说,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虚假交易是为了制造加密货币交易快捷的假象,吸引更多潜在客户。但在2017年12月之前,Upbit并没有在CoinMarketCap等虚拟货币信息分享网站上登记,一般投资者并不会看到很多关于它的消息。因此,检方指控被告虚假交易与交易所会员数量增加之间存在潜在因果关系的情况并不成立”,因此判决被告内部互转交易和虚假交易的罪名不成立。对于检方指控ID8在提交购买订单后,短时间内取消订单,根据浮动后的价格重新下单交易等情况,法院以ID8下单算法的间隔为理由,认为检方的指控并不足以证实ID8的嫌疑。因为只有在相关账号存在以几秒钟为间隔重复下单和取消订单的情况时,检方指控的罪名才能够成立。但调查结果显示,相应账号下单的间隔多达十几秒钟。 部分读者可能会这一判决感到惊讶。不过,法院在对Upbit案件进行一审判决时最后发表的结束语令人颇觉意味深长。法院在结束语中表示,“由于我国尚不存在针对虚拟货币交易所流动性供应者进行约束的法律法规,法院无法不考虑实际情况做出禁止提供流动性的判决”。也就是说,只要交易所会员没有直接蒙受损失(停止韩币取款服务等),由于监管规制的缺失,法院很难像对待体制内股市市场一样对加密货币市场发生的问题作出明确判决。 最终,若想得到更为具体的审判结果,建立更为健康的行业生态,必须在现有数据和经验的基础之上,进行制度化协议。过度的“围栏拉盘”和交易所币虽然给投资者和行业生态造成了负面影响, 但这种行为反过来也可以刺激行业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现在是时候改变以往那种单纯为围圈更多小鱼而进行的围栏养殖模式,探索大海、渔夫和鱼儿能够共存的行业生态。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