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克雷格是骗子”的签名出现,为克雷格就是中本聪的猜测画句号?

在比特币SV的创始人克雷格·史蒂文·怀特博士声称自己拥有的地址中,有人发布了奇怪的签名,写道,“克雷格·怀特是骗子,他并没有用于签名此消息的密钥”,而且发表这一签名的人一共公布了145个地址。消息传出后,社区内普遍认为,这一情况证实克雷格·怀特博士并非中本聪,为相关的猜测争议画下了句号。但克雷格还拥有足够的筹码挽回局面,后续情况尚无法得知。 #为什么一个签名就能撼动“克雷格博士”? 克雷格·怀特声称本人拥有的比特币地址发表一条签名信息就引发整个社区震动,原因非常简单:在特定比特币地址中发表签名,需要掌握该地址对应的密钥(密码)。也就是说,这起事件相当于有人使用克雷格博士此前提交用于证据的地址发表签名信息指责“克雷格·怀特是个说谎精、骗子”。不过,也有可能是克雷格博士本人发表了贬低自己的签名。如果能够证明这一点,关于“克雷格博士实际就是中本聪”的猜测还会继续存在。当然,这种可能性非常之低。 #惹事者是谁? 社区普遍关心的是,这个把克雷格·怀特博士变成笑柄的人物究竟是谁?如果这个人果真是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那么这件事情必将永留比特币的历史。不过,由于区块链的“匿名”特点,即便查出签名作者的固有ID和交易记录,也无法得知其真实身份。业界虽然发明了用于确认中本聪活动轨迹的“Patoshi”模式,但相关推理也只是基于猜测。所谓Patoshi模式,是指在2009年比特币创世之初, ExtraNonce字段会循序递增,根据缓慢递增的实时标记,可以区分出挖矿的具体参与者。但最近有人提出,即便不是中本聪本人,也可以制造出类似的递增值,导致这种推理方法的可信度大大下降。不过,鉴于这起事件从一开始就没有表现出Patoshi模式,有人猜测,签名背后的人物可能既不是中本聪,也不是克雷格。 #2019年就已经有相关证据,这起事件有何不同之处?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从2019年起,就有证据显示克雷格博士提交的证据资料并非完全真实。当时在克雷格博士作为证据资料提交的比特币地址“16cou7Ht6WjTzuFyDBnht9hmvXytg6XdVT”中,就有人发表签名表示“这个地址并非为中本聪或者克雷格所有,克雷格是个骗子”。 与2019年相比,这次事件中有更多比特币地址作为证据,反驳克雷格博士的主张。以前作为反驳证据的比特币地址不多,但2020年一下子出现了145个相关地址。因此,国外的社区纷纷议论,这起事件宣告了克雷格博士的末日。 #145个?早有准备,随手抛出“1万6405个地址” 这并不意味着克雷格博士完全没有反击的筹码。5月21日,克雷格博士终于向法院提交了法院长期来一直要求其提交的“郁金香信托”账号中的比特币地址资料,其中共包括1万6405个地址。因此,克雷格博士仍然有机会出面翻盘,称由于手中掌握的地址太多,其中“145个地址”在输入时出现了差错,大部分地址都还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郁金香信托(Tulip Trust):克雷格博士主张所有权的110万个比特币的托管信托机构。 #不久前时隔11年重现活动轨迹的比特币也在这145个地址中吗? 5月20日(当地时间),创建时间与中本聪创建的比特币创世区块仅差1个月的比特币地址时隔11年重现活动轨迹,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相关地址为“17XiVVooLcdCUCMf9s4t4jTExacxwFS5uh”。问题在于,克雷格博士在提交的诉讼证据文件中明确写道,“17XiVVooLcdCUCMf9s4t4jTExacxwFS5uh”地址比特币为本人所有。不过,这个地址并不在被不知名作者发表签名信息的145个地址名单中。 #从结果来看,可能会不利于今年7月的诉讼 虽然克雷格博士手中还有筹码,但预计此事将会对其今年7月的诉讼战造成不利影响。只要“郁金香信托”中的比特币地址有一个查出存在历史活动痕迹,克雷格博士的话就会被证明是谎言。今年年初,克雷格博士曾表示,“郁金香信托的密码分为8份,现在只需要拿到最后一份,就可以使用其中的比特币”,并声称迄今为止,郁金香信托账户一直处于无法登陆的状态。 但是,从克雷格博士最近提交的包含1.6405万个比特币地址的证据资料中,业界相关人士逐渐找到了2017年至2019年之间有过转移纪录的区块。如果把这一情况用作诉讼证据,克雷格博士的主张可能会更站不住脚。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