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高兰] ICO是大众化诈骗?(下篇)

[高兰的投资建议] Telegram宣布停止开发自主区块链项目“TON”之后,是否会向投资者退回投资款,和如何退费,成了人们倍加关注的问题。目前Telegram还没有公布具体的退费方式,但从此前和Telegram一样被SEC认定为证券并勒令向投资者退还投资款的项目现况,大约可以看到Telegram投资者的未来命运。总之就是,投资者很难拿回资金。 #退回投资款只是做做样子,看人下菜 Paragon有过一个“PRG币”项目,据说在2017年10月进行过ICO,后来被SEC认定为“证券登记对象”。该项目前后共募集了1200万美元资金,据提供消息的人士所言,不仅他本人有过投资,自己的父亲当时也向该项目投资了75以太币(约合2250万韩元)。也就是说,除了正在活跃开展经济活动且精通英语的年轻人,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的老一代人也有很多投资国外的ICO项目。可见当时的ICO多么炙手可热。 Paragon基金会根据SEC的命令,在去年8月左右向投资者寄送信件,要求投资者填写“返还投资款申请表(Claim Form)”,并给出大约3个月的时间,要求投资者在11月21日之前回信,称此后公司会根据申请向投资者退回投资款。也就是说,投资者若想收到退款,需要按照文件格式的要求,在指定期限内认真填写退款申请。 因担心迟了无法拿到退款,一些投资客在这位消息人士的帮助下,很快就按照格式要求填好了申请表寄往美国。但他们却仍然感到隐隐的不安。寄送申请表时,对方给出的地址不是公司地址,而是一个邮箱,令人不能释怀。打开Paragon的官网,也只能看到公司破产的公告,完全查不到公司代表的名字、公司地址和联系方式。即便想要直接飞到美国找个说法,也无处可去。 不好的预感总会成为现实。坐立不安等待退回投资款的投资者直到今年1月才收到信件,等到的答案是“因为资料提交有误,无法获得退款”。如果是一家正常的公司,投资者去年9月寄出资料文件,就算存在欠缺遗漏之处,也应该及时回复,要求投资者补充资料,在期限内重新提交。然而,Paragon基金会在资料提交后的4个月里一直杳无音信,直到今年1月才发出回复,通报投资者不能获得退款。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位消息人士仔细研究了一番SEC的判决书,发现判决书中写有以下内容:“如果投资者提交了规范的申请表格,基金会仍不向其退回投资款,需对不予退款的理由做出书面解释”(For any claims not paid, Respondent will provide the claimant with a written explanation of the reason for non-payment)。 (参考 https://www.sec.gov/litigation/admin/2018/33-10574.pdf 文件第51条第10页下方) 也就是说,对于基金会来说,投资者不提交规范的退费申请表最好,如果有投资者寄来了申请表,基金会也可以用“资料不全”为由拒绝,不予退款。因此,基金会才会在2019年11月投资者提交退款申请的最后期限已经远远过去之后,才向投资者发来回信,通知资料不全。这样做完全符合SEC要求的程序,基金会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一切都是投资者自己的错误。 这种事情并非仅仅发生在Paragon项目中。笔者询问这位消息人士,其他ICO项目是否也存在类似情况,对方回答称,在差不多同一时期进行ICO的AirToken项目也只有少数人拿到了退款,大部分人都没有收到退费。这位消息人士表示,“从AirToken投资者在Telegram聊天群中透露的情况来看,没有收到退费的很多投资者在申请资料上并没有大的缺陷,对方几乎是从鸡蛋里挑骨头”,“圈子里有人说,投资少的可以拿回退费,大额投资基本都打了水漂”。 #投资者若非直接投资,而是通过代理投资的话…… 这位消息人士还密切关注了国外最大的币圈社区“Reddit”上用户发布的消息。他发现,国外的投资者也正在筹备提起集体诉讼。还有人发帖吐槽自己申请退费被拒绝的情况,呼吁大家向SEC的负责人进行控诉。诉讼在遥远的大海对面以英文形式进行,再加上不具备美国公民身份,即便美国投资者在集体诉讼(诉讼结果同样适用于未提起诉讼的其他受害者)中获得胜诉,这位消息人士的父亲投入的资金能否获得退还,仍是一个未知数。 再回到Telegram事件,根据COINDESK韩国的报道,韩国投资者对这一项目的投资金额高达数百亿韩元。准确来说,Telegram并没有进行ICO,只是面向少数投资者进行了“私下认购(Private Sale)”。根据Telegram在与SEC进行法庭辩论时公开的文件,参与私下认购的投资者不乏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包括俄罗斯财阀罗曼·阿布拉莫维奇,曾在梅德韦杰夫政府担任开放政府部长的米哈伊尔·阿比佐夫等人。市场中传闻,当时参与私下认购的最低限度投资额就高达数十亿韩元。 可能有人要问,数十亿韩元起步的投资,怎么会有普通韩国投资者蒙受损失呢?那是因为韩国的普通投资者并没有直接从Telegram基金会认购,而是通过被称为“工具坊”的中间机构购买产品。当时负责销售这个产品的“工具坊”叫做“GRAMASIA”,现在其官网已经无法打开,而且找不到任何该公司的联系方式。 Telegram的投资者能够获得多少退款,现在还无从得知。但从之前提到的AirToken项目来看,先后发行公司似乎根本就没有把通过“工具坊”购买产品的投资者考虑在内。AirToken方面在2018年发给投资者的邮件中明确写道,根据(SEC的)整改要求,将根据ICO时的实际投资金额,向通过本公司直接参与ICO投资的投资者退回投资款(As part of this settlement, we are offering a chance for rescission at USD ICO price to a sub-set of token holders who bought directly from us during the ICO)。 #Rani’s note: 币圈投资只能靠投资者自我保护 投资者疯狂追捧ICO的原因是他们认为以往只有少数资本家才能享有的早期投资机会通过加密货币项目敞开到了自己眼前,以为在实现政治民主化之后,加密货币进一步给人们带来了投资的民主化。但是,结局却很悲惨。投资者不能理智对市场做出判断的弱点被别有用心者项目利用,ICO成为他们利用空客项目大发横财的工具。投资者期待的投资民主化却成了诈骗的大众化。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是去中心化,但在投资者保护方面,还是中心化系统更有效率。最终,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环境中,投资者只能靠自己进行自我保护,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加聪明。这就是现实。不过,JOIND可以陪伴大家一起成长。 *本篇接[高兰]ICO投资,原以为是投资民主化……(上篇)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