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Parker] 稳定币三大阵营激烈竞争,谁是最后赢家?

[Paker白话Crypto] 受COVID-19疫情影响,稳定币的相关动向日渐频繁。首先,泰达币美元(USDT,以下简称泰达币)等基于现有加密货币市场发行的早期稳定币从今年2月下旬开始大规模提高供应量,和COVID-19疫情大规模爆发的时间吻合。另外,还有一种尚未上市、但已经取得明确研究成果的稳定币,即所谓的CBDC(央行数字货币)。同样是在COVID-19疫情爆发之后,国家监管当局开始认真考虑使用数字货币流通的问题,推动了CBDC的发展。最后一种是由民间企业发行的体制内稳定币,比如Facebook主导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LIBRA在今年4月发表“白皮书2.0”,表示将争取在今年年内推出。那么,在这三大阵营当中,谁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呢?今天的“白话Crypto”就给大家介绍一下不同稳定币阵营的情况和未来前景。 #推动数字“印钞机”转动的泰达币,过去15天发行13亿美元 三大阵营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已经进入市场直接参与竞争的早期稳定币,其中交易量最大的便是占早期稳定比市场80%份额的泰达币。也就是说,了解泰达币就可以了解早期稳定币市场。 泰达币最近的动向堪称惊人。从今年3月份开始,泰达币的发行量逐渐增加,4月份至今,发行量更是不断刷新记录,仅最近15天就发行了价值13.42亿美元的泰达币。作为参考,泰达币2015年诞生至今,总发行量也不过64亿美元左右。 有趣的是,在泰达币发行量大增的背后,有激增的需求做支撑。比起2018年加密货币市场普遍停滞时泰达币的表现,令人恍如隔世。当时泰达币不仅没有增加供应,市场需求甚至不足以支撑其保持现有发行量,导致币值一度下降到1美元以下。稳定币的诞生,原本就是为了消除加密货币价格浮动的风险,因此当时泰达公司选择销毁了5亿美元规模的泰达币。现在短短两周内泰达币发行量就占到总发行量的20%,泰达币的价格却仍然保持在1美元,意味着市场对稳定币的需求也出现了相应程度的增加。业内分析认为,COVID-19疫情后加密货币价格浮动幅度变大使稳定币成为避难资产、稳定币无国境的特点使其成为谋取美元汇率差价的工具、人们对无接触支付方式的好奇度上升等等,都是带动稳定比需求增加的主要原因。 #早期稳定币成为行业先驱 当然,泰达币最近的表现和各国政府制度内的量化宽松相比,还是逊色许多。COVID-19疫情爆发后,美国作为世界货币发行国,推行了数万亿美元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相比之下,尚处于10亿美元级别的泰达币远远不是对手。但即便如此,考虑到目前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市值总额只有2380亿美元,泰达币俨然已经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存在。目前泰达的市值总额约有63亿美元,按照加密货币信息网“CoinMarketCap”的统计,这一规模在各种加密货币中排名第四。 而且,以泰达币为代表的早期稳定币是三大阵营中唯一已经加入市场竞争的稳定币。这是尚未真正面世的另外两大阵营难以企及的优势,因而也被视为这一领域的先驱者。实际上,泰达币作为早期稳定币的鼻祖,仅凭最早进入市场的这一优势,就可以发挥足够的影响力,已经到了“大马不死”的程度。 不过,特立独行的做法对企业来说,同时也是一个不利因素。一旦作出受人怀疑的举动,就会受到外部势力的攻击。去年4月美国纽约检察院(NYAG)就曾以诈骗嫌疑针对泰达公司和Bitfinex的母公司iFinex提起公诉。虽然负责审理这起案件的凯瑟琳·菲拉法官表示,“这起案件与传统的诈骗案相比,存在很多新情况,无法轻易决定是否应当对其进行处罚”,表现出了谨慎态度。但这场诉讼本身让人们看到,当疏远主体社区的阵营受到攻击时,它会表现出更多的缺点和劣势。也就是说,作为早期的稳定币,在拥有优势的同时,也存在诸多缺陷。泰达币作为一种新的加密货币形式,受到了多方关注和强力起诉,这一点从法院的谨慎表态中也可以看出。具体会有什么结果,相信今年9月前后的泰达案审判将给我们解开相关疑惑。 #国家主导发展的CBDC,独树一帜的中国 在早期稳定币的对立面,是央行数字货币(CBDC)。CBDC的范围比人们想象的更加广泛。这种数字货币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把一国现有的法定货币转化成数字货币。现在,很多国家发行CBDC的尝试都还停留在实验阶段,虽然委内瑞拉已经发行了价值固定为60美元的稳定币“石油币(Petro)”,但目前并没有实现正常交易,仍然可以算作实验阶段。 但是,从长远来看,CBDC在各国拥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在COVID-19疫情最为严重的美国,CBDC可以帮助政府推广无接触支付方式。而且,虽然还未付诸行动,但美国已经有人提议用数字美元发放受灾补贴款。欧洲也把发行CBDC视为规避欧元区财政危机的一个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央行(ECB)直接对稳定币进行分析,并在最近发布了相关报告书。欧元区财政状况相对较好的荷兰央行甚至表示,“现金不再为王”,称“如果欧元区具备(开发CBDC的)合适环境,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在开发央行数字货币中发挥领导作用”。 目前世界各国都在加快开发CBDC的步伐。在这里,需要介绍一个重磅国家——中国。中国不使用CBDC的通用叫法,而是直接使用DCEP(数字电子结算货币)的命名,对发行数字货币表现出了极高关注度。今年4月中下旬,中国接连爆出与DCEP相关的大新闻。4月19日(当地时间),中国消息称,将在2022年冬奥会上使用数字人民币;21日,中国国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发布区块链金融应用发展白皮书;22日,中国雄安新区麦当劳和星巴克宣布将支持数字人民币支付。雄安新区号称“习近平新城”,是中国为第四次工业革命量身打造的新都市。据说从5月份开始,中国部分地区已经开始试点流通DCEP,令人颇感期待。 如上所述,CBDC作为法定货币的数字货币形式,简单明了是它的主要优势。但这种数字货币的缺点也很明显:除了将法定货币转化成数字货币,并无其他创新和改变。对CBDC持怀疑态度的人普遍认为,这种做法丝毫无益于改变传统资本主义社会的问题。考虑到早期稳定币可以完全改变货币的运营主体和系统,这样的指责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夹在中间的民间体制内稳定币 最后一种由民间发行的体制内稳定币在这一格局中占据着独特位置。首先,与早期稳定币相比,属于这一类型的LIBRA等稳定币项目更多接受了体制内的约束管理。但作为民间发行的稳定币,比起号称国家“正规军”的CBDC,这种稳定币与早期稳定币存在更多相似之处。因此,民间发行的体制内稳定币处于上述两大阵营的中间位置。 由于地位特殊,这种稳定币在享受诸多优惠政策同时,也需要受到更多约束。这一点在LIBRA项目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作为“体制篱笆”内部“大型民间企业”推出的“加密货币项目”,LIBRA在一开始受到的关注程度远高于早期的稳定币,因此也受到了当局的大力约束。前期稳定币虽然因为身份不够明确而引起了各种怀疑,但由于惩罚标准不明确,并未受到过多阻碍。 在监管当局拥有更大权力的中国,民间的体制内企业更容易被国家所支配。如果在其他国家,民间完全可以尝试自主开发稳定币,但在中国,民间的体制内企业沦为了推广数字人民币的“容器”。今年4月初,中国央行宣布数字人民币将通过支付宝、微信支付和商业银行的电子钱包进行流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虽然如此,预计在大部分国家首先通用的稳定币仍然会是民间企业发行的稳定币。去年10月,IBM和央行智库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反映了这一情况。当时共有23个国家的央行参与问卷调查,在回答与CBDC有关的问题时,73%的央行认为“(LIBRA等)民间的规模化CBDC有望在5年内实现流通”。因此,从某种程度来看,哪个稳定币阵营能够最早从小规模试验转化为大规模流通,哪个就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