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金文洙】数字时代我们还要通过重铺人行道创造就业?

【金文洙的Token Biz】 提到“数字化”,以往人们最先想到的是技术,但在经历新冠疫情之后,人们对数字化有了新的认识。人们发现,数字化不仅意味着效率的提高,还可以帮助大家躲避看不见的病毒威胁。以前人们谈到“数字化沟通”,首先想到的是社交网络服务(SNS),但在新冠疫情中,数字化沟通成了联系线上线下的渠道,数字化已经变成一种新的生活环境,称为一种新型意义上的疆土。 那么,新的数字化环境应该怎么利用呢?是以熟悉IT的年轻一代为中心,还是接纳所有人群一起开发使用?是由韩国独占虚拟空间的数字化环境,还是邀请全世界一起分享使用呢? 美国著名的地理经济学家让·保罗·罗德里克教授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表示,“新冠疫情后韩国将会成为尖端产品世界工厂”,“一般生活必需品将由各国自主制造,尖端产品将委托透明可靠的韩国生产,韩国具备全球企业经营者能够信任的技术竞争力和信誉度”。 韩国战争给日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生产需求。作为战败国,当时的日本极端萧条,因此日本政治人将韩国战争称为“天佑神助”。《中央日报》2010年曾报道过相关情况,当时日本正是在韩国浴血奋战期间完成了“金钱”的积累。 文在寅总统4月14日宣布“将把无接触产业作为机遇产业,进行积极培育”。4月22日,文总统又宣布“将通过韩国版新政(NewDeal)创造50万个就业岗位”。那么,韩国该如何创造就业岗位呢?像以前一样重新铺一遍路边的人行步道?当然不是。我们应该以下方所列的韩国数字疆土为基础,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①数字化医疗 病毒袭来,导致医院从人们看病求医接受治疗的地方变成患者和医生交叉感染的恐怖空间。我们需要跨越以往对远程诊疗的片面认识,利用数字技术,打造主动为患者提供服务的新式医疗。未来我们不应继续像现在一样,等待活动不方便的患者亲自找到医院,四处徘徊着询问就医,而应该由国家主动发现患者并为其提供治疗。集中投资相关技术,就可以通过数字化空间,更好地保障人们的生命健康。 ②数字化教育 国家还必须抱着无论病毒还是战争来袭,都不能停止学校教育的决心,大力普及网络教育。线上教育不能因为新冠疫情终结而停止,未来所有学校和大学都应该积极推动线上教育和学校教育的并行发展。国家应该针对数字空间重新设计教育部的各种行政系统和运行模式,使大学生可以不用一大早辛苦赶去听课,把线上听课变成常规教育方式。政府应取消以往规定大学教育中线上课程比例不得超过20%的限制,积极改革,发展新技术,把韩国数字化教育打造成全世界大学效仿的榜样。如果韩国大学的网络课程能够发展到允许其他国家学生听课的程度,韩国的数字化疆土将被大大拓宽。 ③缩小数字化差距 政府必须把数字时代生存方法的教育作为一种义务教育,面向老一代和弱势群体进行普及。如同首尔市已经设置“叮铃铃”公共自行车一样,韩国完全可以为全国敬老院和疗养院配置充足的网络教育设备。积极鼓励全国大学生和正在求职的年轻人为老一代进行数字化教育,不仅可以创造新的职业种类,还可以加强代际沟通。 ④数字化金融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中国人民银行正加快发行数字货币的步伐。韩国央行也必须改变以往“不打算研究发行CBDC”的态度,抱着主导全球数字化货币研究的姿态积极投入相关研究。韩国的医疗、半导体、化妆品、内容产业都在快速朝着国家化的方向发展,韩币也必须加快国际化的步伐。为避免对中国市场依赖度高的韩国出口企业被迫使用中国的CDBC进行结算,韩国也必须以韩币为基础迅速做好发行数字货币的准备。因为数字货币是数字经济的血液。 ⑤数字化心理咨询 这场疫情给很多人带来了严重的心理困扰。为防止确诊人员及家属、医疗团队、公务员、志愿服务者等疫情亲历者留下心理创伤,政府应长时间为他们提供数字化心理咨询服务,向全国的心理咨询师、治疗师和专家提供数字化心理咨询预算支持,把数字化空间变得更加温暖。 ⑥数字文化艺术 新冠疫情导致全国的演出场所和电影院大举停业,给文化艺术产业造成了巨大打击。在这期间,防弹少年团(BTS)通过YouTube举行24小时线上音乐会,获得全球5000万次点击观看,开创了新的演出文化。一场成功的实时数字化文艺演出不仅需要领先的广播技术,还需要人工智能、大规模流量分流、计算机制图等各种最先进的数字技术。数字文化艺术演出可以给全球因为新冠疫情陷入悲伤的人们带去安慰和鼓励。韩国的文化艺术家可以在全世界的数字化舞台上尽情发挥才能。 ⑦培育数字化密码产业 在数字化领土中,安全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国家应积极消除人们对“加密”这个词语的偏见,积极培育加密产业,使密码、加密化、加密技术、加密算法、加密资产等产业能够吸引更多的科学英才投身其中。培育更多加密和安全专家,可以有效保护我们数字化领土的安全。在数字化领土,加密产业就是国防产业。 ⑧数字化伦理 数字空间的身份验证和个人信息保护越来越受人关注。韩国如果能够邀请全球学者举行网络大会和线上学会,主导数字时代旨在尊重并保护市民的数字伦理研究,一定能够获得更多国家的支持。 曾是美国著名外交战略家的布热津斯基(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在1997年出版的《大棋局》中曾经写道,“中国并非全球性而是地区性的国家,日本并非地区性而是国际性的国家”。2017年遗憾离世的布热津斯基如果经历了这场新冠疫情,可能会对书中所述做出如下修订: “发展成世界大国的中国囿于透明度的高墙,韩国迎来了发挥全球数字化领导力的新挑战”。 金文洙 aSSIST经营研究生院副校长、Crypto MBA主任教授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