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金文洙】面临从未走过的道路,韩国需慎选分叉路口

【特别来稿】COVID-19疫情肆虐美国和欧洲,暴露了所谓发达国家的真正实力。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24日晚间向文在寅总统打电话,希望得到韩国的医疗设备援助,文总统表示“如果国内有剩余资源,将尽可能向美国提供帮助”。芬兰更是直接将芬兰人的检测样本送到韩国,请韩国的专家帮忙进行分析检测。芬兰要求在24小时内完成分析,而韩国只用4小时就完成了相关工作,加上交付分析结果的时间,也只用了12个小时出头。 韩国战争时曾派6000余名皇室亲卫队成员来韩参战的埃塞俄比亚专门开放一个废弃的工厂,使用国营飞机帮助韩国侨民回国,韩国也在紧急向埃塞俄比亚援助诊断试剂盒。匈牙利游船沉没事故时曾在多瑙河下游积极帮助韩国进行搜救的罗马尼亚则直接派出军用飞机从韩国空运诊断试剂盒回国。 从韩国号称“汉江奇迹”的超高速发展过程来看,历史上韩国曾经学习效仿过很多发达国家。不仅从拥有全球霸权的美国获益良多,英国的金融政策、德国的技术政策、日本的准时制生产方式(JIT,Just In Time)、芬兰的教育政策、意大利的旅游政策和丹麦的卫生政策等,也为韩国制定相关政策提供了良好的参考样本。 但现在,世界上却没有发达国家的案例可供韩国学习。丹麦卫生部部长最近表示,“韩国一开始表态愿意提供诊断试剂盒,我们没有及时作出回应,对此深感后悔,那是一个致命的错误,我们为此道歉”。据《中央日报》报道,日本灾难医学会发表声明表示,日本之所以不愿公开确诊人员的活动轨迹,是因为一旦公开,会导致包括医生在内的很多人受到集体孤立。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表示,未来几周各国国民和政府所做的决定将在未来几年形成新的世界秩序。其影响不仅局限在卫生系统领域,还将对人类的经济、政治和文化造成巨大影响。赫拉利表示,人们需要在“老大哥式的集体主义监视模式”和“以市民为中心的国际合作”模式中做出选择,前者的榜样是中国,后者的模范是韩国。 现在,韩国必须自主解决问题,寻找解决方法,并向国际社会广泛传播。韩国不只是“韩半岛驾驶员”,还必须为全球人的生命和安全作出贡献。不过,大韩民国若要切实在国际舞台上发挥领导能力,首先需要解决好一些社会内部的问题,在国内的一些事情上做出重要选择。 首先,韩国需要选择是保持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e),还是保持物理距离(Physical Distance)。世卫组织(WHO)3月20日召开记者会表示,防止疫情扩散需要的是保持物理距离,而不是保持社会距离。但韩国主要使用的措辞仍然是保持社会距离。政府机关和媒体必须明确使用并广泛宣传“物理距离”这个措辞。语言经常反映出人们无意识的习惯,并影响人们的思想。我们需要的是严格保持物理距离,但同时应该强化沟通,保护弱势群体,缩小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距离。 第二,教育必须以身作则。现在很多大学未能制定出足以跨越物理距离的系统化教育条件和战略,却将责任推给教授和讲师。全国各大学的校长、副校长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指责教育部,而是积极参与学生的线上授课过程,深入感受学生们的苦恼,并现场解决好相关问题。是继续坐在办公桌前等待教务处长的汇报,还是亲自深入教育现场考察情况,这也是个必须做出的选择。 第三,韩国央行和金融当局必须在加速发展数字货币等数字化资产和继续把数字资产视为“虚拟资产”的道路中做出选择。中国央行回收了大量可能被COVID-19病毒污染的人民币进行集中消毒,甚至粉碎了来自高危地区的纸币。现在韩国央行要做的不是表态“虽然没有发行CBDC的计划,但会积极开展相关研究”,而是“迅速朝数字货币转变,从源头上避免经济的血脉——金钱成为国民生命安全的威胁”。 第四,政治人必须站在历史的分叉路口思考问题,而不应只盯着眼前的国会选举。赫拉利表示,当前人类面临着“是分裂,还是全球合作”的选择。政治人应打破就是思维模式,在韩国被迫成为全球领航员的情况下,必须尽快查看韩国是否具备相应的数字能力。 第五,政府部门必须在“制定官僚视角下的完美政策”和“及时向民众公开面临的问题并寻求与民众一起共同解决问题”之间做出选择。即使在各地确诊人数统计平台、确诊人员活动轨迹发布平台、口罩库存信息实时公布平台公开消息的不是政府,而是广大市民。面对前所未有的复杂问题,用数字技术和集体智慧武装的市民们走在了先锋位置。 第六,在创造就业的问题上,政府必须在继续大包大揽提供短期公益性岗位和发动全国初创企业和创业者积极创造全新就业岗位的道路中做出选择。《经济学人》4月8日发表一篇题为《初创企业家为韩国经济开辟一条全新道路(Startups offer a different future for South Korea’s economy)》的报告,表示“历史上韩国在遭受重大打击时总能快速恢复,这次面临新冠疫情的打击,韩国创业者和初创企业为韩国的快速恢复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七,未来是使用数字技术统治民众,还是使用数字技术拥抱与保护民众,也是韩国需要做出的选择。除了在新冠疫情爆发前通过的“数据三法”和“特金法”,韩国还需要从宪法层面思考新冠疫情之后国家的发展理念和方向。旁边的日本正试图通过宣布新冠疫情紧急状态修改宪法,备受全世界关注的大韩民国必须抱着为全世界树立数字宪法典范的使命感,表现出步入新时代应有的姿态,提出具体的理念。而且,这一过程不应只依靠法学界学者完成,还应广泛征求民众的意见。 大韩民国迎来了现代史上最大的历史转折点。我们必须拿出决心和勇气迎接新的未来,不愧对过去数千年多次经历周边国家欺凌的祖先。让我们负起责任,给刚刚从大学毕业就要面对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经历失业煎熬的新千年一代带去希望。 金紋秀 aSSIST经营研究生院 Crypto MBA主任教授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