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Parker】不准备发行CBDC的韩国央行,缘何成立专门工作组?

【 Parker’s Crypto Story】 韩国央行2月4日宣布成立了数字货币专门工作组,并在2月5日通过报道资料发布了针对各主要国家CBDC(央行数字货币)发行计划的调查结果。此举与韩国央行在2019年多次明确表示“不打算发行CBDC”的情况完全不同。不过,从大的框架来看,韩国央行的态度并未发生实质性转变。 “韩国没有发行CBDC的需求” 韩国央行在2019年1月就发表报告称“从现在来看,韩国并没有在近期发行CBDC的需求”,一早便与相关问题划清界限。当时韩国央行表示,“美国和日本等其他国家也没有关于发行CBDC的特别动向,而且韩国拥有信用卡支付等各种先进的支付手段”,解释了不考虑发行CBDC的原因。确实如此,2019年初确实没有几个国家考虑发行CBDC,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2019年中期才具体谈到发行CBDC的问题。 直到2019年10月份,韩国政府仍保持着同样的立场。在去年10月29日由韩国央行与韩国支付结算学会共同主办的“2019年支付结算制度大会”上,韩国金融结算局局长洪京植表示,“韩国的支付结算基础设施非常发达,拥有先进的多样化支付手段,没有发行CBDC的必要”,表达了与1月份相同的见解,认为主要国家发行CBDC的可能性极低。 今年态度发生变化? 但从年末开始,韩国央行表现出了新的动向。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在公布新年货币政策的关键词时提到CBDC,并在不久后宣布招募成立专门负责进行数字货币研究的工作小组。媒体对相关消息作出报道的时间是2020年1月份,虽然工作小组首批录用人员的信息还未曝光,但有具体的消息显示,工作小组的招募工作已经在2月4日完成,小组成员一共7名,其中一半是IT专家,囊括了经济、IT法律、商务管理等相关领域的人才。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专门小组还下设了技术团队,看来并不是为了单纯对CBDC进行政策性研究。仅从招募人员的情况来看,韩国央行对CBDC的态度似乎与2019年发布的立场完全不同。 大框架并无变化,只是根据情况变化做出了调整 业界有看法认为,这可能意味韩国央行等制度圈内的金融行业今年会积极看待相关产业。但事实上,韩国央行的态度并未发生大的转变。韩国央行在2月4日公开相关招募信息之后,接着在2月5日发布关于CBDC的报道资料,公布了洪京植(音)局长的立场。对于专门小组中一半成员都是IT专家的情况,洪局长表示,“如果只是为了进行简单的理论研究,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成立一个专门小组”,但他同时表示“发行数字货币需要与政府商议,并非韩国央行可以决定的事情”,对积极实施数字货币政策表现出了慎重态度。 不过,根据其他各国的情况,韩国央行的态度可能会进一步发生改变。韩国央行在2月5日发布的报告中写道,“美国、日本、澳大利亚、英国等国从金融包容或货币需求减少等层面出发,考虑发行小额结算用途的CBDC,韩国央行判断认为,韩国并无相关需求,因此没有发行CBDC的计划,但会继续开展相关研究”。也就是说,随着各国陆续针对CBDC开展研究,韩国央行的态度不再像之前那么果断,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韩国央行表示,本国没有发行小额结算用CBDC的需求,这一点也颇为值得关注。韩国央行将当前各国的CBDC政策大致分为大额结算和小额结算两种类型。所谓大额结算,就是利用数字货币进行大额结算,从而降低结算成本、提高结算速度的方案。韩国央行表示,美国、日本、新加坡、西欧等地都在研究类似的大额结算CBDC政策。相反,研究小额结算CBDC政策的国家旨在应对本国现金需求降低、民间货币服务垄断市场等问题,包括中国、北欧、土耳其等国。对于这一情况,韩国央行原本主张“韩国并无发行小额结算用CBDC的需求”,但现在态度有所变化,留出了一定余地。 Parker’s note 金融量子跳跃? 业界对制度圈的希望之一,就是希望健全的项目能够毫无障碍地获得支持。在此过程,如果出现好的成果,韩国就可以掌握新产业的先占优势,最大限度扩大综合效应。 在金融领域,就算Defi(去中心化金融)无法在短期内被制度圈接纳,韩国在数字货币政策上的表现也颇为令人遗憾。与去年相比,今年韩国央行的态度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外出现了不同动向,而不是主动改变了对这一行业的看法。 但仔细分析后可以看出,韩国央行针对CBDC开展的调查研究并不只是为了做做样子。这份报告的篇幅长达39页,完全不输于IBM和央行智库OMFIF(公共货币金融机构论坛)去年10月针对CBDC等稳定币发布的详细研究报告。而且,两者的分析过程完全相同,仅是结论不同。IBM和OMFIF认为韩国需要密切关注稳定币的动向,而韩国央行根据韩国传统的金融基础设施做出判断,认为当前无需加强研究力度。 有看法认为,韩国央行表现出谨慎态度,是因为韩国需要根据美国的动向决定政策方向。但是,与韩国处于同样情况的新加坡在加密货币政策上已经迈出一大步,与韩国拉开了很大差距。鉴于韩国央行已经做好相关的研究分析,如果又一次关闭“金融量子跳跃”的大门,未免太过可惜。不过,既然态度已经开始发生转变,我们期待,制度圈金融行业能够在今年年内为打开这样的可能性做好铺垫。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