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侵害国民财产权”vs“仅失去了套利机会”,围绕加密货币限制令的宪法诉愿辩论

韩国政府为遏制加密货币投机热而在2017年12月颁布的高强度限制措施是否侵害了国民的财产权、平等权、追求幸福权等基本权利,围绕这一问题的辩论在宪法裁判所展开。在当日举行的公开辩论上,347名宪法诉愿请求人的代理人——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丁憙赞以及被请求人金融委员会的代理人——政府法务公团的律师徐圭永等人参与了辩论。 围绕“政府的加密货币政策是否侵害了公民基本权”的辩论 1月16日,在韩国宪法裁判所大审判厅,围绕安国律师事务所律师丁憙赞等347人主张“政府的加密货币政策违宪”而提出的宪法诉愿事件进行了公开辩论。 这是诉愿请求人在2017年12月30日针对韩国政府国务调整室2017年12月13日公布的加密货币紧急对策和2017年12月28日公布的加密货币特别对策提起的宪法诉愿。诉愿请求人主张,政府颁布的这些对策导致加密货币的交换价值下降,侵害了公民的财产权、追求幸福权和平等权。请求人还主张,政府在对策中宣布实施虚拟货币交易实名制,违反了“一些行政行为必须以法律为依据”的法律保留原则。在当日的辩论中,诉愿请求方的代理人将加密货币称为“加密资产”,而政府方面的代理人则将加密货币称为“虚拟货币”。 政府政策限制加密货币交易,“侵害财产权” 身为诉愿请求方代理人的丁律师主张,政府发布对策后,银行纷纷启动实名账户存取款服务,导致普通人难以通过交易所进行交易,从而导致加密货币价格暴跌,给人们的财产价值造成了损失,这种限制人们使用交易所服务的做法“限制了公民的处分权能”,因此侵犯了请求人的财产权。此外,政府限制加密货币的交易方式,使人们不能像交易普通商品一样自由进行商品交易,侵害了公民的平等权和追求幸福权。 请求方主张,政府的相关措施还违反了只能在必要时最低限度限制公民基本权利的“必要性原则”。丁律师表示,“请求人也都希望政府能够积极对加密资产进行监管,但政府采取的措施不符合这一目的”,“如果一个部门就可以决定国民的经济自由,以后将经常发生金融委员会限制公民经济自由问题”。 请求方还指出,政府颁布对策后,各银行从2018年1月开始实施实名制度,也是受到政府公权力的影响。请求方表示,各银行在政府发布对策前赚取了巨大利润,如果没有公权力的影响,银行不可能自发放弃追求利润的机会。丁律师表示,“政府对策本质是针对银行发布的行政指导”,“而国民在交易所必须通过银行,因此政府对银行采取的措施无异于直接针对国民采取的措施”。 “虚拟货币并非财产……政府怎么说也不存在行使公权力的行为” 相反,政府方面的代理人反驳称,政府仅围绕相关现象进行了对策探讨,对国民的权利义务并不产生直接的法律效果。对于请求方主张政府将虚拟货币与其它具有经济价值的资产区分对待,加以差别化制裁的情况,政府方面的代理人表示,“只有同一类事物才能放在一起做比较,而对方没能提出相关证据”,“(虚拟货币)并不属于宪法规定的财产权范畴”。 政府表示,各银行实施实名账户制度,是银行自发采取的措施。政府方面的代理人主张,“虚拟货币的匿名特点催生了大量副作用,金融机构有义务根据《银行法》对可疑的交易和匿名交易进行报告”,“一开始未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金融机构在认识到该问题的社会危险性之后,自发采取措施,实施了实名验证存取款服务”,“即便作出让步,认定政府行使了公权力,也只是针对监督机构和被监督机构行使权力,没有针对国民”。 政府方面的代理人主张,请求人提出的诉愿请求不满足宪法诉愿成立的基本要件,应当予以驳回。代理人强调,相关诉愿请求不满足政府行使公权力和直接侵害国民基本权利这两大要件,“所谓财产权受到侵害,仅仅只是丧失了谋取差额利润的机会,并非因为国家行为限制了国民使用相关服务的自由,不存在侵害国民基本权利的问题”。宪法裁判所将根据当日公开辩论的内容,在未来几个月内作出是否违宪的裁决。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