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검색

【Paker】2019年的遗留问题与2020年的希望

【Paker’s Ctypto Story】 多灾多难,大概是对2019年区块链行业的最贴切描述。在过去一年里,大量欺诈性项目走向末路,不少大型区块链公司也出现动摇。面对发展迟缓的行业市场,不少从业者和投资者都选择了转身离去。行业退出者现状和市场活性化指标清楚体现了这些事实。 但是,世上很多事情都会在逆境中发散光芒。2018年的这个时候,人们谈起2019年,大部分都做出了比现在更为乐观的预期。当时市场的热度还在,很多新生项目还没有正式启动服务,暴露出的问题也相对不那么明显。虽也有不少人预测大部分DApp服务会在最后崩盘,但却无人能够具体预测这些DApp崩盘的具体原因,也无法预测各种项目没落可能带来的实际影响。因为在当时,这些都是未来才会发生的事,因此2018年的区块链市场虽然一片光明,却暗含着不安动荡。 但在2019年,市场的问号大多变成了叹号。当然,从成果来看,这个叹号并不是正面意义的感叹号,但既然问好已经被拉直,就说明2019年留下的课题远比2018年更加清晰明确。既然已经明确发现问题,这就意味着,只要市场成员有决心解决这些问题,明年给人的希望将比今年更加光明。 2019年释放的明确信息 作为一年的总结性文章,笔者并不打算在这里长篇赘述。2019年释放的信息很明确。虽然Facebook等IT巨头进入加密货币服务市场,Bakkt推出实体服务、机构投资者进入市场等,出现了一系列利好消息,但行业仍普遍感到业绩降到了冰点。因为市场不断对之前人们虚无的期待亮起红灯,发出警告。 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2019年都是行业事故频发的一年。2018年初跟风发布的加密货币新生项目大多在2019年推出了具体服务,但大部分项目的实际服务都背离了当初的承诺。严格来说,99%的项目在落实路线图的过程中都存在问题。而且,不仅没有按照路线图落实服务,不少项目还出现套取投资者资金的问题。运气好的话,这些项目的代表会被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等各国监管调查机构查获,但很多小型欺诈性项目只留下一纸像模像样的白皮书,很难将其抓获。直到现在,针对首次币发行 (ICO)筹资的处罚仍然不甚明确。 今年还发生了很多怪事,大部分出自加密货币交易所之手。年初春天韩国某加密货币交易所代表“死而复生”的消息表示其中之一。这位代表因为消失了近一个月而传出“人已死亡”的消息,于是在交易所官网发布公告称“我还活着”。对于交易所的这一系列操作,韩国的投资者纷纷用某知名动画片中的“秽土转生”术法(使死者重新转生的巫术)予以讽刺。该交易所现在只剩下一个招牌,所有服务的经营痕迹都已被清空。在国外,加拿大的“QuadrigaCX”交易所也曾宣布代表“死亡”,但在此之后,交易所冷钱包出现转账痕迹,因此备受质疑。因为据说,这个冷钱包的私钥只有代表一人知道。 不用为结果负责,把成果寄托在未来的后果 这些问题是如何发生,又是谁的错误导致的呢?在不确定的新产业中经常发生的问题在区块链产业中表现得更加极端并富有戏剧性。也就是说,加密货币这个媒介进一步放大了行业的优点和缺陷。利用这一特点,2018年大部分项目都把成果许诺在未来,等到许诺的未来逐渐临近时,他们又不断以市场的不确定性为由推迟服务。当时市场的热度还未散尽,投资者也没有对他们产生太多质疑。但到了2019年,随着兑现许诺的时间逼近极限,大量项目开始销声匿迹。当然,它们不能完全消失,因为这样会遭到明确的处罚,因此大多选择停止一切社区和服务运营,只留下公司招牌。已经近1年未在Github上进行更新升级的项目数不胜数。 政府本应对行业负有监督义务,防止行业不负责任地任意许诺未来,但却没有发挥好这一职能。好容易开始对交易所进行限制约束,《特金法》却仍然未获国会通过,迟迟无法迈出第一步。如果法案不能在明年4月前通过,一切程序就要从头再来。在此之前,仍将有大量项目对未来做出空口许诺,仍会有部分投资者罔顾现实,把希望寄托在项目的未来。笔者甚至遇到过一些投资者,他们不愿面对针对所投资加密货币项目的质疑声音,甚至指责这些质疑会导致加密货币项目更加贬值。 从问题中寻找希望 既然已有很多文章提及机构投资者带来的外部积极因素,笔者就在本文中重点论述一下如何在问题中寻找希望。面对今年发生的各种事件,各国监管机构也纷纷行动了起来。美国议会正准备进行“加密货币法2020”立法,瑞士和新加坡等金融枢纽国家重新修正了具体的监管指南,其他国家也积极采取加密货币监管措施,值得我们关注。FATF(国际反洗钱组织)新政实施的期限将至,韩国也必须在明年制定出具体的监管方案。这些都发生在行业各种问题暴露出来之后。 因此,预计在2020年,业界相关人士可以在更加明确的空间中开展经营。至少不会再像2019年一样放任未来产生极端后果。在此过程中,会有企业被淘汰,也会有企业获得新生。另外,由于今年行业发生了很多不光彩的丑闻,导致人们判断不少从业界辞职的人都是因为不好的理由离开了行业,但事实上,很多人离开行业是为了更光明的前景,他们跳槽到更有影响力的企业负责技术和经济领域的事务。反过来思考,这意味着行业内曾经潜伏者大量拥有如此能力的人才。 投资者也比以前更加强大。大家已经知道,只靠着白皮书投资的时代已经过去。在亲身经历了交易所和加密货币项目的欺骗后,投资者已经学会主动查清疑惑,风险意识不断加强,业界已经无法继续像以前一样草率制定经营计划。 所以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2019年留下的课题非常明确。只要行业各成员有解决问题的决心,2020年的发展方向必定会更加明确。媒体需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为行业打开传递这些信息的通道。不过,现在宣扬行业的希望似乎还为时过早。就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媒体更需要发出指责而非希望的信息。而且,从我们的能力来看,目前也不足以传播更多的希望。但明年情况应该会有所好转。经历过2019年的行业成员已经开始认清现实,摆脱虚无缥缈的期待,我们的能力也比刚刚启动时增长了很多。当然,如果明年还会发生搅动行业生态的事件,我们仍会毫不留情地如实把信息传递给公众。这便是笔者明年的工作目标。 就笔者个人而言,回顾过去的一年,工作上似乎仍存在很多欠缺之处。笔者曾立志成为一个对经济有敏锐洞察力的人,但从结果来看,好多次都未能达到这一目标。在政策制定者、经营者和投资者,甚至在经营者和投资者之间利益分歧的行业形势中,笔者所传递的信息有时可能不够客观。预计在明年仍将面对这些问题。而且,笔者一直想把新闻内容写得更加有趣,这一希望也未能完全实现。所有这些,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去完善。这一年让笔者不断领悟到,我们不能一味把结果寄托在未来。 *本专栏内容纯属笔者个人感想,JOIN:D的年末总结将会在随后另外发布。

조인디 logo
j o i n
d

Article Title

  • J loading image
  • O loading image
  • I loading image
  • N loading image
  • D loading image

RE:CENT